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27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H.R. x 雲平】雲雀爸爸煩惱事件簿 I



01.


  「爸爸?」

  聽到門外一聲細軟的叫喚,雲雀恭彌沒有一絲猶豫便允許對方進來,隨著那紙扇門的打開,抱著小熊娃娃的嬌小身影映在他的黑眸。
  平日應該是開朗直爽的她,如今看來卻有些怯懦。

  「怎麼還沒有睡,櫻?」
  兩隻小手在緊張地交搓,他記得那已是他很久沒有看過的畫面,「爸爸,我……睡不著。」

  雲雀恭彌沒有多說甚麼,因為他可以理解女兒睡不著的原因──沒有媽媽在身邊。
  雖說女兒跟自己還相處得不好的時候,一平每次要講故事給她聽她都會拒絕,只是自從跟女兒關係「破冰」後,他發現女兒其實是個很愛撒嬌的小女孩,只是以前不敢罷了。
  習慣有人每天在身邊呵護入睡,一旦驟然失去了,就無法入眠吧,就跟他現在一樣。

  「手冊好像還沒簽名?」

  對於他突然轉換的話題,雲雀櫻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意會過來,穿著室內拖鞋的她啪撻啪撻地跑到自己的房間,不一會兒又跑回來,這次沒有半分膽怯便走進去,手上提著的不再是小熊娃娃,而是書包。
  矮身的床架讓她輕而易舉便爬上去,坐在他的身邊從書包裡找出學校的手冊遞給他,他接過後看了看,拿起床頭櫃上的筆簽上他的名字後交回給女兒,看著她小心放好並把書包擱到地上。

  「房間的燈關了沒?」在她點頭後,他繼續道:「夜了,別再回房了。」

  雲雀恭彌看見女兒臉上揚起了甜美的笑容不禁莞爾。
  其實女兒也不是第一次跟他睡,前陣子一平課業太忙,得留在學校找資料寫作業,也是他陪著女兒睡的。等到一平回來,三個人也就這樣窩在一起,King Size的大床不會顯得擁擠。

  「爸爸,你剛剛在看甚麼?」
  聽到女兒的提問,雲雀恭彌才想起自己剛剛在做的事情,「照片。」

  相簿剛好翻到他跟一平的婚紗照。
  身穿小禮服的一平正展開她溫婉可人的笑靨,就連在她身邊的自己都不禁露出了微微的笑意,他想她就是有這種讓身旁的人都微笑的能力。相片拍得不多,都是因為一平想要拍,他才答應去的,但還是為他們的幸福留下了證據。

  「媽媽很漂亮呢!」

  雲雀櫻睜著好奇的大眼盯著照片中的父母,又抬頭望向他,同時揚起可愛的笑容,他彷彿在那雙黑瞳的最深深處看到了自己妻子的影子。
  他得在心底承認,他想念她。

  「啊!」女兒突如其來的一聲低喊喚回了恍神的他,這時她已經走下床翻著方才被她置在地上的書包,「今天等爸爸的時候,小百合送了一個東西給我,差點忘了。」

  雲雀恭彌在聽到「小百合」三個字時,眉峰不自覺地皺了一下。雖然他沒有跟晴守的女兒有太多的接觸,但她在彭格列裡的風評多多少少他還是知道的──年紀輕輕已經喜歡用毒,人稱「毒薔薇」的女孩。
  對於女兒的生活他不會干涉太多,但明白自家女兒的單純,說到底不過是怕她吃虧、怕她被欺負。

  「可是呢,我也不知道是甚麼東西來的。」她從書包裡拿出一顆粉紅色、帶著鈍刺的物體,「爸爸知道這是甚麼嗎?」

  他盯著那粉紅色的團狀物體好一會兒,總覺得有點眼熟,不知道從哪裡看過。
  忽然,他想起了還是中學生年代與白蘭對戰一事……

  ──十年火箭炮?

  「櫻,給爸──!」

  說時遲那時快,話音未落那十年火箭炮被她一個不小心掉落於腳邊,她頓時被粉色的濃濃霧氣圍繞,鳳眼難得地睜大,連那一直擱在膝上的相簿也因為身體猛然一動而「啪」的一聲驟落到地上。
  當煙霧褪去之時,嬌小的軀體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纖細得可以跟一平媲美的身影。


02.


  雲守宅邸的和室裡,三分鐘前還在睡房裡溫馨地欣賞照片的兩父女,現在正面對面的地正襟危坐。

  雲雀恭彌交叉兩手,毫不避忌地打量著對面的女孩,那黑髮墨眸、以及跟妻子一平相像得很的臉孔,毫無疑問地說明她是自己的女兒,但卻是十年後的她。

  「妳,現在十五歲?」

  少女點頭。亭亭玉立的外表,落落大方的態度,完完全全不像四分鐘前還在對自己撒嬌、依偎在自己懷中的五歲小女孩。
  奇怪,明明都是自己的女兒,但感覺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裡……是十年前?」清脆悅耳的聲線,幼時的童音已經消失。
  「嗯。」單音節的回應,但鳳眼還是緊凝著面前不停好奇地打量周圍環境的「女兒」,那大眼裡似是藏著好奇與陌生。
  「總覺得這裡跟我記憶中的家,有點……不一樣?」他看著她站起來,娉婷纖瘦的身子跟一平如出一轍。「雖然都是日式風的,不過我記得和室沒有那麼大,而且小時候家裡根本就沒有電視的啊!」

  事實是,那是因為「她」才買回來的東西,只為了「她」一句「家裡為甚麼沒有電視機」,隔天他就吩咐草壁送來一台五十吋的電視,只是他自己根本沒有看過,也吩咐女兒每天不能看超過一個小時。

  「奇怪呢……我明明記得家裡沒有裝潢過啊!」她站在牆身前,看著那張掛在上頭的全家幅,「她」正被自己的「父母」擁抱著,笑得幸福至極。
  只是,她有拍過這樣的照片嗎?

  「對了,媽媽呢?怎麼不見她?」她回頭問他。
  「香港。」要是她在的話,應該會興奮得一直牽著「女兒」的手問這問那吧,他心裡想。「去看她的師父。」
  「甚、甚麼!?」

  那飽含驚訝的眼睛猛地瞪得大大的,卻在短短幾秒內換成了狐疑的目光,甚至擰緊了眉心來盯著他,似是在說:「我的父親甚麼時候變這麼節制了?」
  那投射在他身上的眼神讓他覺得混身不舒服,彷彿他跟妻子之間最私密的事情都被面前的人一一看穿。

  「我還以為是爸爸太過『折磨』媽媽把她嚇跑了呢!」

  果然。
  明明五分鐘前在自己面前的還是單純不過的五歲小女孩,怎麼女兒長大成十五歲後就整個變了樣呢?

  等、等一下!五分……鐘?
  往牆上掛著的吊鐘一瞥──五分鐘不是早就過去了嗎?

  「十年火箭炮失靈了吧。」大拇指揉了揉發痛的額角,「妳交換過來之前在哪兒?」
  「跟爸媽在一起。」暫時回不去的事實也讓她感到苦惱,但聰敏的她還是讀出他問題背後的真正意義,「所以,別擔心。」
  他的臉染上了些許的紅暈,只因心底的情感被道破。斂下眼簾,平復自己的情緒,「先去睡吧。」
  「嗯。」她點了點頭,「那,『我』的房間在……?」
  「出門左轉,門口掛著妳的名字『櫻』就是了。」
  「等、等一下!」她忽然激動地喊停他,「你說我的名字是……『櫻』?」
  鳳眼緊盯著她,卻流露出少許疑惑,「有問題?」

  「……雲雀穗,我的名字是──穗。」

  雲雀恭彌忽然覺得他的頭更痛了。


03.


  早上,雲雀恭彌準時地在六時半起床,與平日不同的是,他沒有先去梳洗跟換衣服,穿著浴衣便直接走到某個房間,敲了兩下便開門,當看見裡頭的床鋪上空無一人時,臉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的他卻在心中嘆了口氣。

  果然不是夢。

  他,雲雀恭彌的女兒──雲雀櫻,被調包了
  說是調包其實有點牽強,畢竟沒有誰真的拐走了他的女兒,而且,交換過來的人除了樣子外,跟自己的女兒實在相差太多,原本只有五歲的女兒在一夕之間長大成十五歲,也太難以令人信服,儘管在他身上就發生過很多讓人不能相信的事情。

  讓他頭疼的不止如此。
  如果真的是十年後的雲雀櫻那倒還好,問題是換過來的少女少女壓根兒不是他「雲雀恭彌」的女兒──不,勉強也稱得上是,但卻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雲雀恭彌」。雖然得知另一個世界的他也是選擇了跟一平在一起讓他感到相當滿意,但心底總覺得那個他不是自己,因此交換過的少女也不能算是他的女兒。
  如果咬殺可以解決問題的話,他想他一定立刻去咬殺那個該死的晴守女兒,問題是草壁哲矢剛告訴他,她昨晚就跟父母到了義大利。另一方面他真正的女兒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會交換回來,所以現在的他根本就不能走開。

  束手無策。

  昨晚其實他徹夜未眠,直到清晨才稍為真正闔上眼簾,但生理時鐘卻精準地在六時半把他喚醒,因為平日七點要叫女兒起床。

 「早,爸……不,雲雀先生。」

  站在房門外的雲雀恭彌在聽到這清脆得很、屬於少女的聲音時看過去,有點意外地看到正穿著居家服的她,右手正拎著毛巾擦拭脖子的汗水,瀏海也因為那汗水而黏在額上,卻不會顯得狼狽或不雅,大概是因為她遺傳了一平那脫俗的美。
  讓他訝異的不是這些,而是她左手握著的東西──

  「為甚麼妳會有浮萍拐?」
 
  沒有像往時對待「女兒」那樣的柔聲回應,他直接道出他心中的疑惑,因為那東西是他說甚麼也不願意讓雲雀櫻碰的。即使雲雀櫻曾經央求過他好幾次,但他都以「危險」跟「女孩子不適合打打殺殺」為由拒絕了。

  「這個?」小穗揚起手上早就放進套子裡的拐子,「這不是你給……啊,不對,是『我的爸爸』給我的。」靦腆地笑了笑,側著腦袋時晃了晃腦後的馬尾,可愛非常。
  「給我。」往她所在的位置抬起手臂、攤開手心,他重複,「那種東西,不適合女孩子。」
  左腳往後踏了一步,她捍衛式地用手虛掩著袋口,「可是,那是另一個你批准而且認可的。」
  「那不是我。」往前一步,「在我這裡,妳就得聽我的。」

  美好的清晨,一對稱得上是父女卻不是真正的父女就這樣站在長廊上對峙,凌厲的目光絲毫不輸給對方。
  直到雲雀恭彌再也按捺不住,不知從哪掏出了他的浮萍拐,「咻」的一聲擺出陣勢,雲雀穗見狀,體內的「雲雀血液」馬上急升,當兩手拎起拐子的時候更是達到百分之九十九,眼中的殺氣與他的不遑多讓。

  「咬殺!」

  相同的兩個音節出自兩道截然不同的聲音,下一秒拐子相碰撞,「鏘噹」一聲短兵相接,各不相讓,他有點訝異她有如此的力度跟敏捷的反應,竟然擋下他的攻擊。
  看得出來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很用心栽培她。

  「平常也是這樣對妳父親的?」兩人在較勁之時,他低聲問。
  她笑了笑,卻有別於之前的可愛表情,「再怎麼說我也是『雲雀恭彌』的女兒,除了媽媽以外,任何人只要冒犯到我或是有違風紀的,一律咬殺!」

  凝著那銳利的眼神,他第一次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收起拐子,沒有要再較量的意思,也沒有要奪取她拐子的打算。

  「很好的答案。」


04.


  當雲雀恭彌捧著托盤走進和室時,他已經看到雲雀穗端坐在裡頭,身穿一平的衣服的她,一副優雅大方的模樣,但臉上卻彷彿多了點不該有的羞紅,就連雲雀恭彌的雙頰也染上了若隱若現的緋色,不敢對上她的目光。

  事情追訴到三十分鐘前。
  雲雀恭彌想起沒有告訴雲雀穗吃早點的時間,於是梳洗後的他穿過迴廊來到她的房間,習慣了平日敲兩下便打開門,腦袋來不及更換這個訊息跟指令,手就已經行動了。接下來的畫面讓兩人的臉擦地紅了──正在更衣的雲雀穗脫掉了上衣。
  雲雀恭彌突然發現原來女兒長大了他會有很多煩惱。

  「吃早點吧。」

  寧靜的早晨,柔和的光線在他打開通向後庭的扇門時照進了和室。
  裝作若無其事的他端正地盤坐到茶几前,捧起碗喝了一口稀飯,那是一平到香港前叮嚀的,因為最近雲雀櫻的腸胃不太好,要吃點清淡的東西。
  餘光瞄了一眼對座的她,似是還有些尷尬,但總算變回了先前親和的樣子,吃東西時嘴角微微的往上揚似乎是滿意他的手藝。

  「待會我得去總部。」沉默的空氣中,雲雀倏地開口,「妳得跟我去。」
  「我可以在家裡照顧自……」
  放下碗筷,帶點警告意味的鳳眼盯著她,「我說了,妳必須得跟我去。」

  雖然已經習慣了「他」嚴肅的樣子,但那不容說不的態度還是讓她錯愕了一下。
  這時目光不經意地瞄到牆上掛著的全家幅,映照著一個五歲小女孩的幸福模樣,似乎比起自己小時候倚賴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未幾她的嘴邊漾開了些溫婉的笑意。

  「我明白了。」他是在擔心他的「女兒」吧。


05.


  雲雀恭彌帶著一個陌生女性走進彭格列總部讓每個人都有點訝異不已,畢竟平常能夠而且有勇氣在他身邊打轉的,除了他的妻子一平就只有他的寶貝女兒雲雀櫻。儘管那妙齡少女的外表神韻都跟雲守夫人十分相像,但散發出來的氣質嫵媚始終不及後者,所以還是猜得出兩人年紀上有些許的差距。
  每個看到他倆走過的人心底都抱有大大的疑惑,但礙於他是彭格列的雲守大人,莫說是問,連走近半步都不敢,深怕一個差池就被徹底咬殺了。
  當然彭格列裡還是會有不怕死的人。

  「クフフフ,很久不見呢,小麻雀。」
  雲雀恭彌停下了腳步,凝了六道骸一眼後冷笑了聲,「哼,至少你頭上還沒長出另一顆鳳梨。」

  六道骸輕輕地笑了笑,習慣了雲雀恭彌挑釁的他並沒有因此掏出三叉戟,反正他們向來也是彼此彼此。況且他們都不是當年十來歲的小伙子了,自然不會為了這麼一句話而動怒。
  他認為現在的自己是個氣量很大的男人呢。

  「抱歉,我忘了。」雲雀恭彌突然用嘲弄的口吻道:「你早就生下一顆笨鳳梨了

  六道骸俊邪的臉忽地緊繃,兩手也不由自主地握緊。雖說他是很大器的男人,但挑釁的話涉及到他的寶貝兒子就另當別論。這時,異瞳卻注意到站在他身後不遠的纖細身影,一直睜著大眼觀望他們,眼中有的似是好奇也是饒有趣味。

  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聽庫洛姆說,小麻雀的太太昨天出國了,只是我沒想到小麻雀這麼快就找到外遇的對象,還是一個妙齡少女,看來小麻雀真的有孌童癖呢!」
  「擾亂風紀的說話,咬殺!」

  強行壓下來的低沉聲線在兩人中間響起,但聽得出來本來該是屬於芳華正茂的少女。
  沒錯,她,雲雀穗,比雲雀恭彌還要先一步衝到六道骸的面前,手握浮萍拐抵上他的脖子,當然「彭格列最強幻術師」的稱號也不是假的,再說身經百戰的六道骸又怎麼可能連這普通的攻擊也擋不下呢?在她的拐子碰上他頸項的時候,他早就變出三叉戟擋住了,但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讓彭格列最冷靜的兩位守護者感到驚愕。

  「クフフフ,真有趣呢,小麻雀外遇的對象。」一如既往帥氣但欠揍的笑容,從容不迫。「竟然用跟小麻雀一樣的武器。」

  唇舌之爭的結果是連雲雀恭彌都掏出拐子武器相向,戰事一觸即發之際,幸好帶著兒子到總部的庫洛姆不經意地阻止了災難的發生。


06.


  踱步在彭格列總部的走廊上,雲雀穗對這兒的一切都感到新奇。
  這裡的總部不管是間隔還是擺設都跟她那端的差甚遠,但這一切,卻讓她倏地想念起自己的世界。
  即使學校最近因為校慶而停止上課,但一連串的準備工作還是讓眾人忙碌非常,身為風紀委員長的她不但缺席籌備活動的工作,還鬧失蹤,絕對會引人垢病的。

  「嗚嗚……」

  陷入沉思的她因為這微小的飲泣聲回過神來,輕盈的身子往後轉,就瞧見一抹細小的身影,那頂著一頭靛藍頭髮的小男孩正用手背擦著臉上的淚水,可憐非常。
  她認得那是剛剛庫洛姆牽著的小男孩。

  「你怎麼了?」

  雲雀穗走到小男孩的面前,蹲下身來關問他。沒有漏掉他在發現她時紫眸裡的恐懼,身體還不由自主往後倒退了幾步。
  藍髮、紫眸、鳳梨葉……

  「你是骸叔叔跟庫洛姆阿姨的兒子吧?」她露出親切溫和的笑容想要緩和他的不安,「我叫穗,你呢?」
  「……幻……六道幻。」
  「初次見面,你好,小幻。」

  六道幻的淚水在對上雲雀穗的笑容時止住了,只在眼角留下些水漬。
  睜大了漂亮的瞳仁凝著她,似乎在她的笑靨裡看見了某個熟悉的人。

  「妳、妳好……穗姐姐。」

  雲雀穗領著六道幻走到總部的綠意盎然的花園,雖然這裡不是她熟悉的地方,不過像這種歐式設計的大宅,一般格局都差不了多少。
  方才本來打算牽著他,但見他一副害怕的樣子手還是沒有伸出去,他看起來就是很怕生的樣子,跟那個她認識的六道家的「女兒」……不,是兒子相差甚遠。

  ──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那個六道涼……

  「小幻,剛剛怎麼哭了呢?」帶著煦和的笑容問。
  「我……迷路了。」他看著她,紫眸裡的怯懦因為她的表情減退了不少,「穗姐姐呢?」
  「我嗎?跟我爸、不是,跟雲雀先生來的。」
  聽到「雲雀」兩個字他的眼睛瞪大了些許,那僅餘的害怕也似乎消失不見了。「那,姐姐妳認識小櫻嗎?」
  「咦?」愣住。
  「沒有來嗎?」失望的他垂下了鳳梨葉,「對喔,今天她要上學,我如果沒有生病就可以見到她了……」
  「小幻生病了嗎?」掌心溫柔地貼上他的額,「好像真的有點發燒呢。」
  看見他失落的表情她有點於心不忍,讓她忍不住想要逗他開心,「小幻跟小櫻是好朋友嗎?」
  「嗯!」用力頷首,臉上還揚起了燦爛的單純笑意,看在她眼裡跟那個總是老謀深算,還吃了她十幾年豆腐的六道涼成了極為強烈的對比。「小幻最喜歡小櫻了!長大後,我要小櫻當我的新娘!」
  她再度愣住。

  ──為甚麼「我」就是要跟六道家的人糾纏不清啊……

  #

  「恭彌,真的對不起……」電話那端傳來了一平歉疚的語調,「我沒想到這邊天氣會這麼糟糕,明天早上的航班應該都會取消了。」
  「沒關係。」雖然嘴巴如此說著,但都只是為了安撫她。
  「可是明天是你的生日啊!說好要跟小櫻和你一起慶祝的……」

  雲雀恭彌從椅子上站起來,細步移到落地玻璃窗前,卻不經意瞥見花園中兩抹身影,不禁嘆了口氣。其實她暫時回不來也好,不然她肯定比他還要苦惱。
  對啊,十幾個小時沒有看到女兒,他得承認他不安了。

  「我會告訴『她』你要過兩天才能回來的。」嘴畔是滿滿的別有深意,「妳回來後好好補償我就好。」那端肯定是濃得化不開的嫣紅。

  掛線後,雲雀恭彌的目光再次投放到身下的人兒,那頭亮麗的黑髮讓他不用多想便斷定是另一個他的女兒,佇足在她面前的,儘管只看得到背影,但那靛藍的鳳梨葉太過刺眼,除了經常在他女兒身邊打轉的六道幻外別無他選。
  兩人似乎聊得滿愉快,至少那平日除了雲雀櫻跟草食動物的兒子外都不會接觸人的小鳳梨,會願意開口跟她說話。

  ──為甚麼「我的女兒」都要跟鳳梨家的人扯上關係啊……


07.


  結果,過了一整天,雲雀櫻跟雲雀穗還是完全沒有要換回來的跡象。
  雲雀恭彌一個人坐在和室裡喝著泡了好一會兒,已經有點涼的茶,半點睡意也沒有。鳳眼盯著牆上的吊鐘,快十二點了,也就是說,雲雀櫻已經到了另一個平行時空二十五個小時十八分又五秒。
  要是明天再沒有回復正常,他得去抓彭格列的草食技術師了。

  「那個……」

  謐靜的夜裡,忽爾響起了雲雀穗的聲音,他發現他已經開始習慣她的嗓音。
  一手倚著門身、一手按著肚子的她,本來紅潤的臉現在有點蒼白,稍往前弓的身子似乎十分虛弱無力。白天不是都好好的嗎?

  「怎麼了?」
  「不好意思,雲雀先生,有、有……請問有止痛藥嗎?」
  看了她的腹部一眼,「肚子痛?」怎麼兩個女兒都一樣愛鬧肚子呢?
  「……嗯。」輕輕別過頭,似是有些赧意。

  他走到一個櫃子前,那顯然是小孩子不能觸及的高度,從裡頭拎出了一瓶腸胃藥,交到她手上。
  但才想要接過去的她卻在看見那藥的時候縮了回去,「不、不是這種。」
  「不是說肚子不舒服?」
  「我……」

  正當他疑惑甚麼事情讓她如此難以啟齒之際,腦袋倏地躍過一個畫面,裡頭的是因為疼痛而在床上輾轉反側的一平。
  他終於明白了她羞於開口的原因。

  「……是那個來了吧?」

  面對一平的時候,說起這種事,他比她還要顯得理所當然,總是算準了日子為她準備可以緩和痛楚的東西,反倒是她到現在偶爾還會感到羞澀。可是現在對著眼前稱得上自己半個女兒的人,他卻或多或少感到不好意思。
  他從櫃子裡拿出了一盒止痛片給她,雖然平常他鮮少讓一平服食,但以防萬一還是會先準備好。

  「衛生用品的話,在浴室的盥洗盤下的左邊第二個抽屜。」
  「謝、謝謝……爸爸。」

  最後兩個字說得很輕,但雲雀恭彌還是聽到了。
  他記得一平有說過女孩子生病的時候總是特別會撒嬌,瞧他的女兒雲雀櫻就是一個好例子,只是那種被倚賴的感覺他不會討厭。
  或許她也跟他一樣,在想念自己真正的家人吧。

  「早點休息吧,。」


08.


  「爸爸!」

  翌日,雲雀恭彌準時地在六點半起床,才步出房間就聽到一聲熟悉的叫喚,以及看到那可愛的笑靨。
  他在短暫的錯愕後面向那人彎下腰,同時微微張開兩臂,那細小的身軀毫不猶豫地奔向他的懷裡任他把她抱起來,薄薄的雙唇滲出了笑意。

  「爸爸,早安。」
  「早。」他的唇邊滲出了自己也察覺不到的笑意。
  「吶,爸爸,小櫻看見了跟爸爸媽媽很像的人呢!」他沒有答話,任她說下去,「叔叔跟阿姨都對我很好喔,還有一個長得跟小幻很像的大哥哥陪我玩,很開心呢!」
  聽到六道幻的名字,他的眉頭皺了下。「所以捨不得回來了?」
  「才不是呢!」圈著他的脖子,她撒嬌地賴在他的項間,「小櫻最喜歡有爸爸的地方了!」

  嘴角往上揚,似是滿意她的答案。
  他把她放下來,牽起她的手往和室的方向走,一路上她輕快的腳步說明了這一天多她在另一個世界過得相當不錯。可是她忽地停下了步伐,用空出的小手示意他蹲下身來,她笑著湊近了他的耳畔,稚氣的嗓音徐徐響起。

  「生日快樂,爸爸。」

 

 

 

x終

 

 

 


後記:

20100505

雖然我記得自己寫過雲雀爸爸煩惱事件簿,但其實我完完全全忘了自己曾經寫過這篇文章(掩面),而或者應該說我把這篇跟另外一篇搞混了……(淚奔)

總之再次謝謝葬影當時借出小穗給我用,現在看回這篇文章我也覺得很有趣(笑)
重申一次恭彌在我心目中真的是一個這樣的好爸爸喔(大笑)

修文也是大幅刪減了,從九千四百多變成八千字
既然是I那當然有II!(其實都是以前寫了一點但又丟到一旁的)
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把它當成恭彌今年的生賀呢?(笑)

妮歌
20150421

 

 

 

#一平
#雲雀恭彌
#雲平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子世代
#小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