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骸髑
#骸
#庫洛姆
#小純
#小櫻
#fairytale
#妖精的尾巴
#妖尾同人
#子世代
#亞連
#家庭教師殺手
#家教同人
#家教同人
#雲平
#雲雀恭彌
#一平
#camellia
#dgrayman
#驅魔少年
#拉亞

【D.G.M. x 師妃】Angel



01.


  「小鬼,為甚麼不回家?」

  他在很多年以後其實也不懂,平常壓根兒不會去理會那些路邊小孩的自己,當天怎麼會莫名其妙上前關問那個小孩,明明在歐洲被遺棄的孩童到處可見。
  是關心嗎?他不知道。是好奇吧?他告訴自己。

  「我沒有家。」

  抬眸,映入眼簾是一株又一株盛開著橘紅楓葉的樹,沿著台伯河延綿開來,正正長在聖天使堡前的兩側,深秋了。歐洲的十月天,不是一個溫暖的季節。即使是屬於南歐的義大利,步入黃昏便會襲來一陣寒氣。
  他俯視身下個子小得可憐的她,卡奇色的披風下似乎只穿了單薄的衣裳,原本應該雪白的裙子帶著大大小小的污漬,嬌小的臉蛋倒是出奇地潔淨,就連頭髮也似乎經過梳理,跟平日那些流浪的小孩多少有點出入。

  「妳在做甚麼?」
  「等大哥哥──哈啾!」

  話音未落,她便打了個噴嚏,瞧見她想用衣袖擦去鼻子流出的液體,他快她一步蹲下身來拉住她的手,並取出自己的手帕替她擦乾淨,這時他才看清她臉上呈現的紅暈,指尖傳來她異常的溫度,想必她已經在這寒冷的街頭渡過好一段時間了吧?

  「小鬼,妳生病了。」瞄了一眼自己的手帕,他乾脆塞到她手心。「再待下去妳這小命就不保了。」
  「我要等大哥哥回來。」

  倔強的眼神凝著他,他突然發現她有一雙藍鑽般的眼目,像海洋般通透。他淡然地說了句隨便她,便站起身來準備離去,只是才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

  忘不了,忘不了他剛剛在橋的對岸,看到她的剎那所帶來的震撼。
  個子小小的她,頂著一頭朝陽般的金黃長髮,白晢的皮膚與衣裳在溫和的陽光反射下,遠遠望去都變得純白而找不到半點瑕疵。
  站在聖天使堡前的橋中央的她,被兩旁的天使雕像包圍,像是神要把她引領到他面前,或許他真的遇見了天使。

  「你、你做甚麼?」她稚氣的聲音中帶點顫慄。
  「反正無聊,陪妳等一個晚上。」

  他坐到她身旁,挨著樹幹,還把她抱到自己的大腿上,再用大衣裹覆著她。現在的她,只剩下小小的腦袋瓜可以察看外頭的世界,她依舊用著那雙寶藍的眸子盯著他,一副要戒備卻又不敢反抗的樣子。

  「另一個小鬼,長甚麼樣子?」
  「……紅髮。」她稍為仰起視線,「跟叔叔的一樣。」

  叔叔?
  聽到女孩的稱呼,他不禁皺眉,心裡想:「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明明才二十五歲。」

  #

  午夜的時候,察覺到懷裡的她體溫愈來愈高,喊了她好幾次也得不到回應,近乎昏迷的狀態,他只好把她送到醫院來。
  醒來後她用著虛弱的語調來問他有關那個與她約定好的男孩的事,可是沒有換來她期待中的答案,她的臉上隨即寫滿了失望,繼而畫滿了淚水。

  「爸爸媽媽不要我……大哥哥……丟下我……都不要我了……」

  原本簡單的兩三句話,卻因為哽咽的聲音而變得不完整,伴隨而來的是她痛哭的聲音,在寧靜的病房內顯得特別響亮,像巨大的鐘鳴聲,一瞬敲響了他心底某個柔軟的地方,沒由來地。
  他不發一言地坐在床沿,待她的哭聲成了斷斷續續的抽搐,他才用拇指拭去她眼角的淚痕。

  「以後我在哪,妳就在哪。」
  從那一天開始,他成了她世界的圓心。


02.


  「庫洛斯元帥,這小女孩是……」看到那高大的身影走進室長室的同時領著一個小女孩,考姆伊不禁問:「您的私生女?」

  庫洛斯睨了考姆伊一眼,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卻吩咐他身旁年幼的利娜莉,暫時照顧著小女孩,還叮囑別把她帶到人多的地方,可是從進門後就垂下頭不敢看人的她,仍緊緊地拉著庫洛斯的衣角,不肯放開,對於向她伸手的利娜莉,完全不給予回應,後者回頭向自己的哥哥求救,再看著他望向庫洛斯。

  「妃。」庫洛斯低頭,用大大的手掌覆上她細小的頭顱,待她抬眸看著他,他才開口,「待會來接妳。」
  「……真的?」獲得他的頷首後,她才讓利娜莉帶著自己離開室長室。

  大門關上以後,庫洛斯坐到沙發上,翹起二郎腿,點起香菸,吸了一口後吐出了瞬間即逝的朦朧白煙,考姆伊發現那氣味沒有以前的來得濃烈,還隱約覺得面前的男人與先前幾次的接觸似乎有點不一樣,但卻說不出是甚麼的變化。

  「一年前收養的。」似是回應了考姆伊剛開始的問題,並補充,「那孩子,是適合者。」

  考姆伊愣了一下,很快從錯愕中回復過來。
  無事不登三寶殿,正是這向來任性妄為的元帥個性,他早就猜到了,不然這男人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回來教團?

  「這件事,暫時對教團保密吧。」庫洛斯想起當初她為了不讓他脫下那髒得要命的手套,而對他作了多大的反抗。「她的身體太虛弱了,現階段是不可能承受發動Innocence帶來的負荷的。」
  「元帥,是想要讓她躲開戰鬥嗎?」
  「你希望她走上利娜莉的路?」

  一句話,讓考姆伊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當初得知利娜莉是適合者後,隨即被強行帶離中國,不管當時的她年紀是多麼的小,不管當時的她是多麼需要家人的陪伴,她還是被迫離鄉背井,踏上戰場。
  只因為,她是適合者,是神選中的使徒,所以她得捨棄自己原本所擁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家人,還有她快樂的童年。

  「如果這是您保護她的方式,我答應。」如同他,不顧一切攀上了現在的位置,只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妹妹,跟她一起活下去。
  「謝謝。」庫洛斯由衷地道。

  #

  「庫洛斯!」聽見房門打開的聲音,年僅六歲的妃確定到來的人是他後,立即興奮地撲到他身上,感受那熟悉的氣味。
  「不行喔,妃。」儘管只是短短幾十分鐘的相處,但利娜莉已經一副姐姐的模樣,雖然她感覺到眼前的小妹妹未完全接納自己,但她確實很喜歡這小女孩,「要叫庫洛斯元……」
  「沒事,她一直這樣喊我的。」

  從她走進他生命以來,他就直覺地讓她直呼他的名字。
  一點點也好,他不想讓她跟自己有距離,雖然他自己也覺得那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

  「庫洛斯,要回家了嗎?」
  「嗯,回家了。」

  包裹著布條的小手自然地放到那溫暖的大手裡,任他牽著自己離去。
  她從來不會問下一個目的地在哪裡,因為她知道,有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03.


  「妳這個笨蛋,又想去醫院了?」

  坐在欄杆上的妃回過頭,身上隨即多了一件大小不合的厚重外套。她訝異,「怎麼那麼早起來?」
  「床很冷。」庫洛斯淡淡地道。
  「抱歉呢,我把暖氣關掉了。」

  九歲的她,不會了解一個成年男子所說的很「冷」是甚麼意思。
  這附近很安全,昨晚他的確可以在溫柔鄉中渡過的,只是才闔眼,他就看到她在等待他回去的身影。一個人,她會寂寞吧?最後他還是推開了原本答應要陪她一晚的女人,帶著滿身酒氣回到他們暫居的旅館。雖然他抱著那人時,腦內全是對她長大後的樣子的幻想。
  愈來愈像個變態了,連他也忍不住罵自己。

  「不是中午才出發嗎?你可以多睡一會喔。」
  「偶爾這樣也不錯。」點了根煙,仍然昏暗的夜空突然多了明顯的光點,他背靠著欄杆,忽然問:「過兩天要吃甚麼?」
  她先是愕然,接著莞爾,「都可以喔,庫洛斯買的蛋糕,我都喜歡。」

  跟她經過蛋糕店的那天是二月十四日,那是兩人一起生活後的第一個冬天。她看著櫥窗的眼神閃閃發亮,彷彿發現了甚麼稀世珍寶,下一秒他就踏進店裡買了一整個帶回家,一開始她還盯著蛋糕捨不得吃,直到他叉了一小塊送到她嘴邊,她才吃得停不下來。

  「可是庫洛斯……」口裡含著蛋糕的她說話有點模糊不清,「蛋糕不是生日才能吃嗎?」
  「那種事都無所謂吧。」嚐了一口,他皺眉。
  「幸好呢,不然我就永遠都不能吃了。」她笑得燦爛。
  伸手拭去她嘴角的奶油,「那,以後就把今天當成妳生日好了。」

  舌尖舔掉拇指上從她那兒沾來的奶油,實在甜得可怕,他不明白為甚麼她還可以吃得津津有味。她嗜甜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巧克力、糖果都是她的最愛,不過是怎麼吃也沒吸收到半點罷了。有時他真想剖開她身體,看看到底是怎麼樣的構造。
  她依然開懷地品嚐那香甜的蛋糕,他忍不住想,她的小嘴會不會都是一樣甜呢?

  庫洛斯,這可是犯罪啊!他提醒自己。

  背上的溫度漸漸上升,腳下浮現出的影子告訴他太陽緩緩升起了。
  他側頭,望到她正聚精會神地看著那絢麗的日出,精緻的臉露出了絲絲笑意,長髮在晨曦的映照下變得金黃,與其融為一體。

  注意到他的目光,她別過頭來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容,這樣的她,讓他的視線凝住了。明明是個帶著娃娃臉的小鬼,卻總是散發出一種不屬於孩童的氣質,讓他移不開雙目而只能注視著有她的世界。
  也許,她真的是個天使。


04.


  「這是武器化後的Innocence──『斷罪者』,我想應該很適合元帥您使用的。」

  庫洛斯從考姆伊手中接過「斷罪者」,腦海裡卻浮現出當時的畫面,猶有餘悸。
  受到Innocence呼喚的妃,無意識地走到森林裡那結成冰的湖的中心,當他警覺到危機的時候,湖面已在頃刻間裂開,她的身軀就這樣掉進那冰冷的水裡,手握Innocence的她不斷往下沉,他第一次領略到思考停頓、腦袋刷白的感覺。
  不經思索地他跳進湖裡拼命游往她,好不容易把她拉回水面,天空卻已聚集了一群惡魔。

  到現在他也不明白,當時怎麼會啟動了手中的Innocence,對於自己是那Innocence的適合者,他也感到十分意外,希布拉斯卡也明言從來沒有出現過驅魔師擁有兩種武器的情況,尤其是他跟它的同步率已經到了臨界點。
  事實上,對他來說是甚麼也不重要,因為那一刻他只是自私地想,即使沒了Innocence也不要緊,只要她沒有受到絲毫的損傷就夠了。

  「另外,跟您想的一樣,Innocence的力量又增強了。」仔細閱讀手上的報告後,考姆伊下了結論,「寄生型的Innocence一向會縮減適合者的壽命,只是妃的情況似乎有點不一樣,她的Innocence……在一點一滴地侵蝕她體內的細胞。」

  聽罷後庫洛斯沉默不語,把「斷罪者」擱在桌上,走到仍因為麻醉藥而睡著的她身旁,撥開她額前的髮,有一口沒一口地抽著菸。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清楚知道總有一天她要踏上戰場,她要對抗惡魔。為了讓她在那時候能活下去,他教曉她自衛術,教曉她如何使用自己的Innocence,卻怎麼也無法遏止Innocence對她生命不斷的削弱。

  「不管多少次,只要妳喚我的名字,我都一定會去救妳的。」

  他總是在她哭泣的時候這樣安慰她,告訴她別害怕,因為有他在。
  可是原來恐懼的人是他,他害怕當她迎來命運的那天來臨時,她的笑顏會徹底被世界的殘忍劃破,碎落一地。因此他渴望在那以前,她能平安,能一如往常般待在他身邊對他展露歡顏。然而事實是,神沒有保證過她能看見自己的未來。

  「想辦法弄一個抑制Innocence力量的壓制器吧。」他弄熄了煙頭,把細小的她抱入懷中,緊緊圈住。「至少讓她長大成人。」


05.


  「我可以出去玩嗎?」妃怯懦地問。
  他想了一下,「一個小時,讓那傢伙跟著妳。」
  「庫洛斯,跟你說過很多遍了。」正準備下樓梯的她忽地停下步伐,鼓著臉指著臂彎的東西說:「它不叫『傢伙』,它的名字是迪姆更比!」

  他知道她喜歡跟著他,賴在他身邊,但畢竟她還是小孩,一個嚮往自由的小孩,所以她總是趴在窗前,窺看外頭的花花世界。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他想讓她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儘管他不想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但他依然會讓她去建立快樂的回憶。
  瞧她蹦蹦跳跳到樓下公園的活潑樣子,他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

  看著身旁熟睡的純真表情,他不得不承認事情已經脫離了他可以控制的範圍。
  只不過是超過了時限的一分鐘又二十秒,他就耐不住性子跑出來找她。當看到她被一個小男孩糾纏著,不管對方只是個想要拉著她玩耍的小孩,他就板起臉來,用他低沉得嚇人的聲調警告對方放手。

  他跟她之間相差了二十年,是二十年。
  以她目前十歲的年紀看來,這擺明就是不道德的。可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會讓情況失控到這個地步。他從來不否認自己渴望她,但他沒有料到的是,道德和慾望的拉扯會是如此的激烈,大概是想得到她和想守護她的心都太強烈了,人的七情六慾是多麼的醜陋。

  她仍然是他的天使,他仍然想要等待他的天使長大的那一天,只是隨著她一天一天的成長,對她的感覺,早已超出了想像。他以為他是她唯一的依靠,但其實他才是深深依賴對方的那個,真正離不開對方的,是他自己才對。
  也許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縱容自己,他心裡想。

  小心翼翼地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平躺的她耳朵剛好貼著他的胸口。
  心臟跳動的聲音,或許她這輩子都不會了解吧。


06.


  「記住,沒有我的允許,妳絕對不能使用這種力量。」
  「為甚麼?」她不解地問:「這不是可以救人嗎?」
  他沒有正面回答她的提問,只是輕描淡寫地帶過,「總之,不能用。」

  那是他最後一次對她耳提面命,在她沒有依從他的叮嚀,使用最大解放的Innocence之後。
  為了保護她,他不慎被惡魔從後貫穿心臟。裝備型的驅魔師無法淨化惡魔的病毒,更何況再頑強的驅魔師也逃不過失血過多而死亡的可能。
  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掃殺了現場所有的惡魔,然後帶著她躲到巷子裡去,避免惹來更多的敵人。現在的他,連發動聖母瑪利亞的力量都沒有了。

  「快……離開這裡……」到最後,他還是只記掛著她的安危。
  「不要!絕對不要!」

  淚水不聽使喚地滑落,她按著他的胸口,只想減少那紅色的液體從他身體流出,此時他雪白的襯衣已染成大片觸目驚心的紅花。他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耳邊響起她痛徹心腑的呼喊,乞求他別丟下她。他口裡無意識地呢喃著他一生的牽掛,那個他送給她的名字。
  感覺到他的氣息漸漸地衰弱,臉上變成一片蒼白,他連說話的力氣都失去了。顫抖的手傳來了腥味,那浸透手掌的鮮血卻掩不過掌心中的十字綠光。
  Innocence!她還有Innocence!沒有半點猶豫,她取下了那個作為壓制器的指環,唸下那句對她而言是禁忌的咒語。

  當他醒來的時候,他們已被送到醫院去,就連考姆伊也帶著幾個醫療部的骨幹成員趕了過來,不用考姆伊告訴他,他也知道他能在生死邊緣回來的原因。
  事後他看到她被換下來的衣服,腦袋不自覺構築起她倒在血泊中的畫面,這才是心臟停頓的感覺,他終於懂了。

  一個月後,她的情況終於穩定下來。他在她甦醒過來以前,把她託付給考姆伊,獨自離開了教團本部,自此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包括她。


  ──分開到世界的盡頭也沒關係,只要妳活著。


07.


  「──庫洛斯?庫──洛──斯!」

  清脆而熟悉的叫喚聲傳入他的耳朵,眼簾緩緩張開,迷濛的眼睛看到一個肌膚雪白的女孩,頂著長而柔順黃髮……像甚麼呢?
  ──天使。

  「怎麼在這裡睡著了?會感冒喔。」
  任她扶著自己站起來,思維及視線總算清晰起來,「只是在想點事情。」
  「你明明睡著了。」替他拉好大衣,扣上鈕釦,仰首時卻發現了點奇怪的東西。她舉高右手,秀麗的指尖輕劃過他的眼角,「咦,你怎麼哭了?」
  掌心覆上她的頭輕輕搓揉,不回應她。
  她跟著他走回屋裡去,「作夢了嗎?」
  「……嗯。」無奈地勾唇,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夢。」

  一個,有關於在聖天使堡前遇見天使的夢。

 

 

 

x終

 

 

 





後記:

20091209

屈指一算DGM已經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作品了
星野媽一直沒更新讓我親愛的拉比被抓師父也下落不明讓我好憂傷QAQ
真希望這個坑有一天會被填滿

當年寫了40篇的《落紅的記憶》被砍掉打算重練(現在決定改名為Memory)
結果之後一直沒寫出東西來,這之後嘛……哈哈我也不敢保證
不過這篇番外被我修訂了很多部份,前後刪了將近三千字,是作為補充正文,交代師父跟妃的關係的

我愛師父(大心)

重看DGM突然就找回了對它的愛繼而找回了對寫文章的熱誠與衝動
果然還是寫同人文的自己是最快樂的
希望可以快點完成新作品呢=)

妮歌
20150420

 
#dgrayman
#妃
#師父
#庫洛斯
#自創角
#驅魔少年同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