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27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H.R. x 骸髑】霧守傳說

 

01.


  如果要六道骸說出這輩子最後悔的事,那一定是他太愛庫洛姆。

  沒錯,就因為太愛庫洛姆,所以她才會在他們結婚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證實肚子裡多了個不滿四週的「物體」。他壓根兒沒有想過自己會那麼快就當爸爸,因為自己的妻子向來弱不禁風,所以怎麼也沒料到她會是這麼容易受孕的體質,儘管他覺得有一半原因是要歸功於他的「勇猛」。
  誠言,當初知道這個消息時,六道骸絕對是驚恐多於驚喜,而且有點恨意──那小鬼會妨礙他跟庫洛姆「培養感情」,然而,瞧妻子紅著臉頰盡是歡喜的樣子,他也沒有多說甚麼,只要她高興的話,他也沒甚麼所謂了。
  不知道後來是否受到庫洛姆的感染,六道骸竟也開始期待這個孩子的降臨。

  「クフフフ,組織一個真正的家庭,應該也不錯吧?」

  後來,他為自己曾說出這樣的話而感到無.比.後.悔!

  #

  撇開這孩子讓六道骸不能跟庫洛姆親熱一事不說,他從一開始對這孩子就沒甚麼好印象,因為懷孕期間他心愛的庫洛姆簡直就被這孩子給害慘了!

  庫洛姆的身體本來就比常人虛弱,所以懷孕時他對她每天的營養吸收特別注意,只是就算他費盡心思為她設計菜單,她還是吃哪樣吐哪樣,到了懷孕三個月時體重非但沒有增加甚至還下降了,一直到懷孕中期情況才穩定下來。
  除此以外,庫洛姆的渴睡症比常人還嚴重得多,每天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睡眠中渡過,也因此他跟她見面聊天的時間愈來愈少。他曾經想過乾脆丟下彭格列那些無聊的事,待在家裡陪伴她就好,但她每次總是微紅著臉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說:「這樣……對BOSS好像不太好?所以骸大人還是去吧。」

  沒辦法拒絕。

  最過份的是,這孩子竟然迫不及待地想要來這個世界給他來了個早產!
  當時的他正身於挪威執行任務,不管用任何方法都趕不回來的他,最後只能用意念走進庫洛姆的世界──陪產,當時她痛不欲生的叫喊聲,他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
  這一切都是那小鬼的責任。

  可是,兩人的孩子其實很可愛,紫髮加上白晢粉嫩的皮膚,根本就是庫洛姆的翻版,就因為這簡單而重要的理由,六道骸從第一眼看見孩子時,就從之前的厭惡變成打從心底的喜歡。
  作為彭格列十代家族的第一個孩子,這嬰兒可謂萬千寵愛在一身,就因為太過討人歡喜,大伙兒都爭相為她改名字,最後庫洛姆接受了摯友一平的意見,為孩子取名為「純」。

  六道骸當然第一個舉雙腳反對,理由是:「為甚麼我得接受小麻雀家的人為我的女兒改名字?」
  「可、可是骸大人,你不希望孩子長大後,成為一個純潔可愛的小天使嗎?」

  庫洛姆一句話,讓他收回了反對,不是為了她口中的原因,只是因為開口的人是她,誰叫他愛慘了她呢?
  就這樣,彭格列十代家族多了一個新的小成員──六道純,可是沒有人想到,這小不點將會成為彭格列日後最大的災難,包括他父親。


02.


  女兒從醫院回家的第一個晚上,六道骸就發現她懂得幻術。
  當時她在無意識中令房間裡的東西全都在空中飛舞,一開始他和庫洛姆也因這意料以外的景象而嚇了一跳,但當他望見女兒有著跟自己相同的紅瞳藍眸後,他也就不為這奇怪的情況感到訝異了,那小鬼明顯地遺傳了他和妻子的能力。

  不知道是因為能操控幻術的人都特別詭異,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很快彭格列上下的人都知道六道純是個擁有天使外表但魔鬼心腸的小鬼,每次只要她揚起庫洛姆式的溫柔笑意時就肯定沒好事發生。
  剛開始六道骸還不以為意,以為只是小孩子貪玩罷了,可久而久之,他終於知道,自家女兒的魔鬼性格不是「貪玩」兩個字就可以形容的。

  嬰兒時期的她因為無法控制幻術而把家裡弄得一塌糊塗要庫洛姆收拾也就罷了,等到她一歲多,好不容易可以在飯桌一起吃飯時,也不知道她是否故意的,只要庫洛姆一吃飽,滿桌的飯菜就會漫天舞動,還那麼剛好地砸到他帥氣的臉上。
  一次又一次,他都忍下去了,直到某天這事又再重演的時候,他馬上掏出了三叉戟,二話不說就準備朝女兒臉上刺去──

  「骸大人,別生氣,小純還小不知道怎麼控制幻術嘛,我來幫你擦乾淨吧。」

  話音未落他心愛的庫洛姆已經拿著手帕擦著他臉上的菜汁。其實他也沒打算真刺過去,畢竟是自己女兒,還長著跟自己妻子一模一樣的臉,叫他怎麼捨得呢?歛下眼皮輕吐口氣,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
  然而,再次睜開眸子,餘光瞄到女兒身上時,他不敢相信的是他的女兒正一臉陰謀得逞的表情對著他,氣得他眼皮不停跳動,在心裡吶喊要宰了她,可惜的是妻子在旁,結果他只能忍下這第十一次。

  「鳳梨頭太醜了,我不要。」
  挑了挑俊氣的眉,他掛起邪魅的笑容:「妳這小鬼剛剛說甚麼?」
  不以為意地聳聳肩,絲毫不像個三歲的小孩。她說:「我以為像父親大人那麼聰明的人一定聽得懂,沒想到爸爸跟澤田澄空那小子一樣笨。」
  「小鬼,妳一定是活得不耐煩了。」六道骸把三叉戟牢牢握在手中,右瞳的數字倏地轉成了「一」字。
  「……嗚嗚……媽媽!」就在他正要教訓這目中無人的小鬼時,反應快得可媲美光速的她已可憐兮兮地掉下一串又一串的淚水。
  庫洛姆更是聞聲而至,從廚房小跑步出來。「小純,怎麼了?」
  她馬上奔跑至母親懷中,斷斷續續抽泣個不停。庫洛姆溫柔地拍了拍女兒的頭顱,再抬頭睜著不解的紫眸凝著六道骸:「骸大人,怎麼了嗎?」
  「……」

  讓三叉戟從霧中退去,眼球的數字很快變回「六」字,只要對上庫洛姆楚楚動人的眸子,他就甚麼氣也發不出來。最後,他只能「クフフフ」地笑了幾聲,輕輕說了句沒甚麼。
  當然,他沒有漏掉六道純在庫洛姆懷中對他吐舌頭的挑釁表情。

  從那天開始,霧守家少了一個鳳梨頭。
  倒是多了一個貌似庫洛姆成為霧守前,那個名叫凪的小女孩。

  #

  除了六道骸,彭格列的首領和守護者也是六道純喜歡跟他們「玩樂」的對象。

  光是澤田綱吉就因為在婚禮上被六道純用幻術矇騙,以為笹川京子悔婚而大出洋相,事後整整一個月不敢出門見人,在那以後每次見到六道純都像見鬼一樣先行逃去。
  偶爾她還會偷偷變走獄寺隼人花了好幾個晚上才完成的文件,害他深懷抱歉地在最尊敬的澤田綱吉面前叩頭認罪至頭破血流。她又跑到雲雀恭彌面前笑著說是代父親送他一株櫻花,最後引來雲霧大戰幾乎要拆掉總部等等。
  以上,都只是冰山一角。

  不過,到了六道純三歲多的時候,她就奇怪地收起了對彭格列眾人的惡作劇,不是因為她突然從良了,而是她發現了更有趣的「玩具」。

  「吶,小純,這就是綱叔叔跟京子阿姨的兒子嗎?」一個看起來不到三歲的小男孩,兩隻黝黑的小手抓著嬰兒床的護欄,探著小腦袋瓜問。
  「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六道純原本躺在沙發上的小小身影坐了起來,臉上卻沒有半點小孩子該有的表情,「跟你沒有很熟,不要叫我小純,山本時雨。」
  「嘛,有甚麼關係?」
  「你這小鬼比我還要小九個月。」

  六道純邊說邊走到嬰兒床旁邊,紅瞳藍眸盯著床上據說是六個月大的嬰兒。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視線,嬰兒也回望她,卻沒有因為她那詭異的雙眼而感到害怕,反而把又短又胖的手臂伸向她,她從護欄的縫隙中把手伸進去,任那短小的手指緊緊地勾住了她的。

  「沒辦法,就陪你玩吧。」她笑了笑,無比天真。

  六道純把拇指跟中指輕輕交擦,發出了「噠」的一聲,澤田澄空緩緩飄起來,這時她兩眉一皺,後者小小的身軀突然以高速上升,就在快要撞上天花板之際,猛地停了下來,這劇烈的速度讓半空中的他倏地嘩嘩大哭。

  「小純很厲害!妳怎麼會變魔術?」

  完全繼承了父親樂觀性格的山本時雨,毫無危機意識是他的優點也是他的缺點。
  第一次親眼目賭六道純的「魔術」,令他感到相當的驚奇,當然他不會察覺到膽小的澤田澄空已經嚇壞了,還一直在旁嚷著自己也要玩。

  「小純只跟澄空玩都不跟我玩,不公平!」

  聽到他的話,六道純回頭,忍不住睨著這個她從來不會跟他「玩」的人。
  其實,兩人年紀相若,母親又是好友,會成為青梅竹馬本應是理所當然的,但事實卻不然,就連在大人面前她也明擺著不想跟他友善相處的樣子,老是對他不理不睬的,所有人都以為是她的性格太古怪,即使是陽光般的山本時雨也感化不了她。
  事實她對他不感興趣的原因是:他對她的幻術完全免疫!不管是想要把他弄到空中還是變出毒蛇火焰鬼怪來嚇他通通都不奏效,他對這些都毫無反應,徹頭徹尾是一個幻術免疫體,根本無法從他臉上看到任何恐懼的表情,也因此她對他完完全全失去了興趣。

  話說回來,懸在半空中的澤田澄空仍在抽泣,只是六道純似乎沒有半點要罷手的意思。兩指再次相擦,澤田澄空突然往下墮落再極速升起,這個動作反覆十來次後,他已經哭得快喘不過氣來。
  感覺有點無聊了,右瞳倏地轉成了「三」字,澤田澄空本來就緊握著的拳頭更用力了,因為有一條小小的蛇正伸著細尖的舌頭舔著他細緻的臉蛋!

  「那不是蛇嗎?小純妳還會變蛇啊?好厲害!」

  故意忽略身後的人的話,六道純輕輕嘆了口氣。
  還是只能喚出一條沒有毒的蛇呢……

  這時,傳來了扭動門把的聲音,下一秒是笹川京子溫柔的話語:「怎麼了?小澄在哭嗎?」
  「嗯,京子阿姨,我們正想去找妳呢!」完美無缺的庫洛姆式笑容,半點沒有怕事情被發現的樣子,因為澤田澄空早在房門打開前「安然無恙」地回到床上去了。
  反正那頭腦簡單的山本時雨不會也不懂得拆穿她嘛。

  「大概是肚子餓了吧?」輕輕抱起自己的兒子,笹川京子耐著性子一下一下拍拍他的身軀安撫他。
  「可能是剛剛跟我們玩得太開心了吧。」六道純笑著走到京子腳邊。
  蹲下身來,騰出一隻手揉了揉六道純的紫髮:「這樣說小純有好好跟小澄相處囉?真不愧是庫洛姆的乖孩子呢!」
  「小澄看起來很喜歡跟我玩呢!」
  「真的嗎?」笹川京子揚起高興的笑容,執起兒子的小手對他說:「那,以後小澄要跟小純姐姐好好相處喔。」
  「放心吧!京子阿姨。」六道純用力點頭,覆上澤田澄空原本想要退開的小手。「以後,我一定會跟小澄好.好.相.處的。」

  就這樣,可憐的澤田澄空淪為了六道純的新玩具。

  #

  綜合以上所有種種原因,六道骸暗暗對自己起誓──
  他絕對絕對不要再生孩子!

  只是,人生會那麼如意嗎?


03.


  「骸大人?」
  聽到可愛的妻子的聲音,六道骸放下手上的文件對她展開迷人的笑容:「怎麼了?我可愛的庫洛姆。」

  雖然結婚很多年連小孩都有了,聽到他的話她的臉還是不自覺地染上了絲絲紅霞,份外誘人。
  她踏著看起來有點戰兢的步伐走到他面前,還沒有站穩便被他拉了一把坐到他雙腿間,身體被他兩手圈住像是禁錮了一樣。
  當他的唇貼上她的耳朵輕輕喚著她時,屬於他的氣味飄到她鼻子,讓她整張臉連著脖子都急速竄紅。

  「クフフフ,我好像……很久沒有好好抱我可愛的庫洛姆了?」這都怪六道純那常常在礙事的小鬼,一天到晚纏著他的庫洛姆。
  「骸、骸大人!」
  「嗯?」喉嚨發出無意義的音節,手已經想要去拉起她的衣服。
  「對、對不起……」她愈說愈小聲:「骸大人,你可能有好一陣子不能……不能……那個了……」

  小聲歸小聲,但庫洛姆的話骸還是有好好聽下去的,更何況這關係到他重要的「幸福」。
  被她這樣一說,他頓時整個人僵硬了起來。

  「庫洛姆,妳該不會是……」
  她害羞地點點頭:「今天,一平和我一起去醫院拿報告的,她懷孕一個月不到,我、我已經……兩個多月了……」

  如雷貫耳。
  六道骸忽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用問,一定是那次!參加小麻雀婚宴的那次。
  當初要不是庫洛姆來拜託他陪她出席好友的婚宴,他壓根兒沒有想過要去。喝了點酒的他,雖然人還清醒,但因為看到惡作劇失敗被小麻雀教訓了一頓的六道純,他整個人是樂翻甚至處於亢奮的狀態,回家後時就大膽地抱著「一次應該不會那麼容易中」的心態跟庫洛姆恩愛。
  好了,現在他真的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骸大人,你……不想要嗎?」
  面對庫洛姆水汪汪的雙眸,六道骸硬是把那句「不是不想要只是很怕要」吞回肚子裡,嘴角勾起一個魅惑。「不是,只是怕我可愛的庫洛姆會辛苦而已。」
  「不會很辛苦的。」
  「可是,庫洛姆,能不能先答應我一件事?」
  「甚麼事?」
  摸了摸妻子可愛的臉頰:「這次孩子的名字一定得由我來改。」

  開玩笑!
  六道純會這麼難搞絕對是因為那小麻雀太太改的名字,說甚麼這次他也得「親手操刀」,為自己孩子改個好名字。

  但這次,有別於懷六道純時的情況,庫洛姆可是吃得好睡得飽,整個健康得不得了,甚至半點害喜的情況也沒有。只是根據上一次的教訓,六道骸依然不敢掉以輕心,要是再來一個六道純,他覺得他總有一天會上報紙的頭條,上面寫著「彭哥列霧守英年早逝」。
  因此對孩子,他還是沒半點期待,尤其是七個月後孩子出生後,那張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

  話說女兒連半分都沒有像到他的臉,都可以培養出這麼詭異的性格跟厲害的幻術,面前這個擺明就是從他複製而來的,既然如此,這孩子的能力可想而知會是多麼強大。
  靈光一閃!既然如此,那他何不好好利用呢?

  說到底,其實他只是怕孩子會學到女兒那怪異腹黑的個性。
  礙於她是自家女兒又是庫洛姆的心頭的一塊肉,所以他才不能狠狠地出手教訓她。那,如果是這孩子呢?兄弟姐妹之間吵架打架是很平常的事吧?
  只要,這孩子擁有比女兒更強大的幻術。

  想及此,六道骸不禁發出他クフフフ的笑聲。
  「那,以後就交給你了。」輕輕撫了撫懷裡的孩子,他笑著說──

  「我可愛的兒子.六道幻。」


04.


  因為六道骸一個不期然的想法,令所有人都覺得他對兒子疼愛有加。不但常常抱他跟他聊天,只要一有空還會設下結界跟他兩個人躲在房間裡「玩耍」。
  他們都以為,六道骸之所以會那麼疼兒子,是因為那跟他如出一轍的樣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真正的用意是要灌輸兒子某個觀念──

  「以幻制幻,以暴制暴。」

  六道純是不會介意自己父親過份偏心的表現,畢竟她向來就沒有很黏她父親,況且之前就一直有澤田澄空充當她的玩具。其實有時候她也想要跟她的弟弟好好聯絡一下感情,不過基於父親的保護慾太強,她根本就沒甚麼機會可以接近弟弟。
  她不是沒試過從母親著手解除父親所謂的「保護令」,但據說每次母親跟他提這件事之後的第二天,母親都會突然生病不能下床。看到母親那辛苦的樣子,向來疼母親的她也只好作罷了。

  話說回來,到底六道骸是怎麼培養他心愛的兒子,好達到「以暴制暴」的目標呢?
  因著六道純一個禮拜就能把東西升到半空中的情況,他自六道幻十天大就開始訓練他。

  首先,是要讓孩子適應幻覺。

  最厲害的咒術師就是身處在幻覺之中而冷靜自若絲毫不受環境所影響,所以,六道骸決定先讓兒子習慣虛無縹緲的感覺,像是浮在天空飄在水上身處岩漿置身極地……種種不同的環境六道骸都讓兒子待過,但每次都只換來他的大哭大叫,害庫洛姆總以為兒子發生了甚麼事,以致他不得不擱置這計劃。
  嗯,也許先啟發兒子的能力比較好。

  因此,六道骸又嘗試讓六道幻面臨各種不同的危險。

  一個人的危險意識往往是在最危險的時候便會爆發出來,這樣的話,既能訓練他的幻術,而可以讓他學會獨立解決難題,可謂一舉兩得。
  比如說看到火炎要噴向他毒蛇要纏住他小麻雀要咬殺他小純要殺了他等等,意圖要喚起兒子保護自己消滅敵人的力量。問題是,劇本每次上演到最後都是小幻被殺的結局。
  當時,六道幻十個月大。

  面對以上的各種情況,六道骸顯得有點頹然。
  為甚麼外表那麼像他的兒子,內裡卻完全沒有遺傳到他的驍勇善戰呢?看著兒子在庫洛姆懷裡熟睡的樣子,他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啊啊啊──!」

  突然,廚房內傳來了驚嚇度十足的尖叫聲,庫洛姆馬上抱著兒子走去。「小純,怎麼了?」
  「媽媽,為甚麼今天又是鳳梨全餐啊?」

  聽到那小鬼的聲音,六道骸才從完全沉思中回過神來,走過去倚著廚房的門一臉得意,「小鬼,妳對鳳梨有甚麼意見嗎?」
  只見六道純鼓著臉盡是不滿,「鳳梨吃太多頭上會長鳳梨啦!」
  「妳這小鬼……」

  語氣裡滿滿的都是六道骸的憤怒,他覺得自己的頭頂快要生出火焰。倏間,他注意到六道純瞪得大大的紅瞳藍眸,這大概是她外表唯一跟庫洛姆不一樣的地方。這時,六道骸才發現妻子臂膀中的兒子早就醒了過來,睜著紫色的眸子看著他們……

  等等!紫色的眸子?

  這下,六道骸終於驚覺到事實了。
  六道幻不是膽怯也不是不擅戰,而是他完完全全沒有繼承到他的能力啊!

  「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我的兒子不懂得幻術……」

  這個事實大大打擊了六道骸,更重要的是讓他「以暴制暴」的心願徹底幻滅了。
  後來,據說他一個人不知到哪裡去散心,整整一個月沒有上班。


05.


  「媽媽,爸爸呢?」
  「爸爸去上班了,晚上才會回來喔。」

  所謂有得必有失,自從六道骸發現兒子是個平凡人後,他當然得放棄兒子的培養計劃,這反而讓兩人的關係親密多了。
  再怎麼說六道幻也有著跟自己相像的樣貌,加上他擁有的內心是善良的庫洛姆的翻版,所以六道骸又怎麼可能不疼他呢?另一方面,漸漸長大的六道幻,已經忘記父親在他嬰兒時期所對他做過的事,面對總是笑得溫柔而且能幹的父親,理所當然是他所崇拜的對象。

  不過,六道幻的惡夢似乎還未完結。

  「小幻乖,先去跟姐姐玩,好不好?」聞言,年僅一歲半又未能完整表達自己的六道幻馬上變臉,想要搖頭但身體卻突然僵住了無法動彈,特別是當他聽到身後傳來這道聲音。
  「真的嗎?小幻想跟姐姐玩嗎?姐姐已經做完功課可以陪你喔。」話音未落,六道純已經動手拉著他上樓去,他不斷向身後的母親擠眉弄眼,可母親還是依舊笑容可掬地對他說:「要聽姐姐的話喔。」
  『媽媽,我是在跟妳求救啦!』仍然口齒不清的他只得在心裡吶喊。

  六道幻會這麼害怕六道純的原因不難想像,這個道理就跟嬰兒時期的他一感受到父親的氣息便會驚醒的道理一樣,因為小純總是拿他來當她幻術的試驗品啊!

  「呿!又失敗了!」

  雖然很多次他都想要向父母告狀,但他知道以自家姐姐的性格,她一定會整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地步,而且「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誰叫他投錯胎來當她的弟弟?
  年紀輕輕的他只得默默承受上天給他的考驗。

  不管六道幻揉著眼在抽泣,六道純只是想思索為甚麼再次失敗的原因。
  地獄道可以召來令人致死的動物,她在四歲多時終於能夠成功召喚出毒蛇,當然數量還是十分有限,花了好些時間,但她還是未能喚出其他動物的實體。像剛剛,一隻毒蠍子在六道幻的肩膀上現身不到五秒便消失了,而且還未能完全實體化。

  「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

  自言自語的她忽然注意到在哭泣的弟弟,這時她揚起庫洛姆式笑容走到他面前蹲下來,伸手揉了揉他靛藍的髮,她說:「小幻不要哭,雖然這次失敗了,可姐姐可以再變其他東西跟你玩喔。」

  怎、怎、怎怎怎麼這樣──!?

  他今天晚上會作惡夢的!再這樣下去他晚上一定會作惡夢的!然後他就會尿床,再不小心尿床的話爸爸跟媽媽就會把他丟出家門了……怎麼辦?

  「姐、姐姐,小澄……哥哥?」

  腦袋猛地轉了一下,想到了自救的辦法,那就是找替死鬼──澤田澄空。
  雖然說他跟澤田澄空沒怨沒仇,嚴格來說他們兩個還能稱上是同病相連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可他這次是真的是不得已才出賣他的,他不斷在心裡吶喊,希望澤田澄空知道事實的真相後會原諒他。

  「小幻真是聰明!小澄一定會想嘗嘗這新玩意的。」沾滿「血腥」的手牽起他還在顫抖的手,她笑著帶他下樓。「那,一起去吧!」

  六道幻的如意算盤完全打錯了。
  他只是從一個地獄,掉到另一個地獄。

  人生,總是會有很多挑戰的。

 

 

 

x終

 

 

 





後記:

20100201

其實在迷戀恭彌甚至把他奉為男神前,家教裡我第一個喜歡上的是鳳梨先生,所以先寫霧守子世代完全於出私心。
萌生子世代後,家教在我心目中就從BL主導的世界變回BG為主了,不過還是很喜歡骸綱跟迪雲哈哈哈。

子世代繼承篇每篇都很長啊,全部修訂完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呢。

妮歌
20150417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子世代
#小純
#庫洛姆
#骸
#骸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