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骸髑
#骸
#庫洛姆
#小純
#小櫻
#fairytale
#妖精的尾巴
#妖尾同人
#子世代
#亞連
#家庭教師殺手
#家教同人
#家教同人
#雲平
#雲雀恭彌
#一平
#camellia
#dgrayman
#驅魔少年
#拉亞

【K.H.R. x 雲平 / 幻櫻】殘陽

 

01.


  雲雀恭彌沒有出席妻子一平的葬禮。

  那天是個烏雲密佈的日子,令籠罩在所有人身上的哀愁更加淒迷,天空從早上開始就下著密密麻麻的雨絲,打在臉上幾乎沒有感覺卻讓人的心莫名地揪痛了。
  怎麼還是會痛呢?明明早就被死亡掏空了不是嗎?

  澤田綱吉戰戰兢兢地步向了雙手捧著母親遺照的雲雀櫻,並在她身邊蹲了下來。儘管庫洛姆為她撐起了傘子,但她稚氣的臉龐仍然難逃被雨水沾濕的命運,他看不出她是否哭了,可是不難發現眼神空洞的她眼眶紅通通的,叫人不忍。

  「對不起,小櫻。」
  
  澤田綱吉抬起手臂,指腹輕輕拭著她臉上水花的同時希望也能抹去自己心裡的悲痛,然而那份疼痛已經腐蝕得很深,深得怎麼也擦不掉。
  其實所有人早就有了隨時殉職的覺悟,畢竟他們本身的職業就是危險性極高的黑手黨,只是他們還是沒能豁然接受如同家人般親近的同伴在一夜間喪命,而澤田綱吉更無法原諒當日下決定的人是自己,可是他不能逃避,因為這是作為首領的他必須承擔的罪孽──是他一手破壞了這本應比誰都幸福的家庭,讓眼前的孩子在十歲的年紀就失去了最愛的母親。
  
  「媽媽不再回來了,對不對?」雲雀櫻捧著相框的力度明顯地增加了,但哽咽的嗓音卻多麼無力,「我永遠永遠也沒辦法見到她了,對不對?」

  澤田綱吉知道他必須堅強,知道他不能在孩子面前哭泣,可是壓抑不住的憂鬱與自責卻在不斷蠶食他。雲雀櫻短短兩句話就簡單地瓦解了他心中的那道牆,內疚的情緒一湧而發,如同洪水猛獸般吞噬了他心裡最後的光明,他的淚就這麼輕易地滂沱起來。
  他半跪在她身前,握著她的雙肩,低垂頭顱猶如懺悔,卻怎麼也無法開口請求她或是失去蹤影的雲雀恭彌原諒自己。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02.


  在葬禮後的一段時間,雲雀櫻一直寄住在六道家。

  儘管澤田綱吉已經動用了彭格列的所有資源和力量把整個日本翻過來,但還是未能把雲雀恭彌找出來,就連一直跟在其身邊的草壁哲矢也束手無策。失蹤的人是那個厭惡群聚且無所不能的雲雀恭彌,要是他真想躲起來,對於他能把自己的蹤影保密得滴水不漏,他們不應該感到意外。
  可是,他們無法對那個仍在苦苦等候自己父親歸來的雲雀櫻置若罔聞,那孩子已經沒了母親的關懷,他們不能讓她同時連父親的愛也失去。

  「吶,小幻。」夜裡,雲雀櫻輕喚六道幻,「為什麼你的媽媽不讓我回家呢?我好想家喔。」

  母親早就吩咐過,要把雲雀恭彌失蹤的事對她保密,即使他不擅長說謊,但還是得像其他大人般告訴她,因為她的父親長期出任務,不能放她一人在家,所以才暫時寄宿於此的。
  不會的!眼眶泛著霧氣的她忽然大喊,篤定地指出她的父親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家,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那個曾經有她母親在的家。

  「拜託你,讓我回家吧,我不想讓爸爸獨自一人傷心難過啊……」
  
  瞧見她如斯的模樣,他好幾次都慌了,心軟得要對她坦白了,但總是在關鍵時刻被大人們介入,他們就如同被囚禁中的雀鳥般任人宰割。
  他好想快點長大,好想快點能成為有力量支持她、保護她的大人。

  「別害怕,我哪裡都不會去的。」六道幻緊抓著雲雀櫻的手,第一次用著如此肯定的口吻道,「我會一直待在妳身邊的。」

  這段日子六道幻與雲雀櫻幾乎形影不離。
  每個晚上他都會陪伴她入睡,翌日醒來握住她的手也從沒放開過。他不時在半夜被她嗚咽的聲音驚醒,她連在夢裡也是充滿悲傷的,如此不安的她,他從未看過。
  十歲的孩子沒能把這種複雜的情感釐清,唯一肯定的是他願意用他的一切來換回她終生的笑靨,那張仿如陽光般,光是想像就能照亮他生命的容顏。


03.


  雲雀櫻再見到她的父親,是兩個月後的事情。

  那天雲雀櫻如常地與六道幻踏出校門,正準備坐上霧守府的轎車時,她眼尖地發現父親雲雀恭彌在轉角處,那是一道極為纖瘦的身影,落魄無神的樣子很難令人相信他就是那個叱吒風雲的彭格列雲守,可是她還是望見了,望見她非常掛牽的父親。
  眼淚不自覺便奔流而下,她用力撲入他的懷抱,帶著一副虛弱身體的他差點站不穩,但還是把她接住了。她抱著他的腰,頭顱埋在他的腹部,她沒間斷地呼喊著他,意圖確認他的存在,意圖確認這並不是夢境。

  「回家了。」

  想要知道的事情有許多,想要問他的事情也有許多,可是她的父親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不發一語地牽起她的手,把她帶回家。
  雖說現在是冬天,然而父親的手卻冷得十分不尋常,臉色蒼白得近乎毫無血色。路上的他依舊沈默,比平常的寡言更來得安靜。她凝視他的眼神是憂心,即使明知這個虛弱的人是她的父親,但還是覺得他陌生得可怕。

  「爸爸?」雲雀櫻忽然停下來,拉扯父親的手臂讓他跟著止住步伐。
  他望了她一眼,再看兩人相牽的手,爾後別過頭問,「不舒服?」

  雲雀恭彌的動作及神情全數落入雲雀櫻的眸子裡,對視的瞬間她清晰地從他黑實的眼瞳瞧見自己的樣子,剎那之中她對一切終於了然於心。
  她不敢說大人們的那些話都是謊言,不過她確信父親真的在逃避,而且逃避的對象就是她。所有人都說她跟母親長得太像了,只是母親逝去後卻從沒人提起此事,因為沒有人願意從她的容貌裡找到屬於母親的點滴,就怕那些充滿快樂的回憶被勾起而變得愈加遺憾。
  雲雀櫻覺得她在頃刻間長大了,為了深愛她又畏懼她的父親。

  「即使如此,我還是很想念你。」兩人交握的地方被落日的餘光照染,雲雀櫻用空著的左手覆上,深深依偎,「爸爸,我真的真的很想念你。」


04.


  長大後的雲雀櫻心裡其實很清楚,父親是帶著怎樣的傷悲來渡過他的餘生。

  母親是唯一一個完完全全走進他心底的人,知曉母親死訊的瞬間這個世界對他而言已沒了本來的意義,她甚至覺得他在失去了那麼無可替代的一個人的同時,也失去了活下去的目的。

  ──他想死。

  她曾經在父親身上看過很多不尋常的傷痕,每次他都只是輕輕帶過,說是出任務時受的傷。可是他是雲雀恭彌,彭格列最強的守護者,沒有人能傷害到他,除了他自己。
  後來想起,雲雀櫻認為當時的父親是完全失去自我的,無意識地拿著刀在自己的身上烙下一道又一道的傷痕,或許他不是真的想要殘害自己的身體,而只是想要透過表面的傷口來麻醉自己真正的痛覺,當心頭不疼了,他就自由了,就能從這破碎的世界中解脫了。

  ──他一直都活在痛苦的深淵之中。

  她哭著抱住了他,乞求他別再傷害自己,也別讓母親在另一個世界為他落淚,就算那樣母親也無法回到他們的身邊的。
  破落的紫色襯衫上血跡斑斑,腐朽的鐵鏽味朝她鼻間撲來,眼前閃過母親當日倒在血泊中的身影,來不及與他們說上半句話便離開人世,她就這樣告別了她最愛的母親。

  雲雀恭彌黑實的眼瞳因為突如其來的溫度而聚了焦,耳邊漸漸響起近乎撕裂的哭聲,身上除了艷紅的液體似乎多了些熱燙,緊擁著他的人用絕望的聲線不停呼喊他,她還用顫抖來訴說她的害怕,那是他的孩子。
  他緩緩鬆開手,掌心裡的刀匡噹一聲著地,輕拉開她的臂膀後蹲下身來,繼而把她嬌小的身子摟進懷裡,用他的雙臂緊緊地包圍住她。夕陽的殘光中原本令人生畏的鮮紅披上了光華,傷口上的血停止了流動,但他因為悲傷而停止了的時間卻得以重新轉動,他的眼淚終於找到了出口。


  其實最殘忍的不是他們必須告別最愛的人去繼續自己的人生──
  而是他們在往後的時光不得不強迫自己承認已經失去的事實。



05.


  『如果你不想像我一樣失去了這輩子最重要的人,那你就給我變強,比任何人都強,強得足以毀滅全世界。』

  六道幻腦海閃過十年前雲雀恭彌對他說過的一番話。
  向來與他父親不和的雲雀恭彌在某天踏入了六道家的大門,二話不說便踹了他一腳,繼而把拐子架在他脖子上,他在驚恐不已中瞧見雲雀恭彌無比認真和嚴肅的眼神。
  從那天起,他在他的教育下進行了長達十年、以生命作為賭注的訓練,為了要令他以後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好讓他在任何的情況下都能把雲雀櫻完整無缺地守護住。

  「……小櫻?」

  六道幻擔憂地在雲雀櫻身後喚了喚她的名字,害怕她依然未能接受父親去世的事實,童年便失去母親的事一直是她心頭揮之不去的一個陰影,即使時間流逝他知道她仍未能真正走出那樣的痛楚,如今卻要她再度被至親離棄,要是她無法越過這份悲傷,她就會絕望崩潰。
  他無法想像她成為另一個雲雀恭彌。

  「爸爸,跟天國的媽媽重逢了嗎?」前方的雲雀櫻忽然開口,語氣溫柔得像水,「恭喜你,終於自由了。」

  六道幻大步上前,一把拉住雲雀櫻的手臂令她不得不回身望他,風勾起了她為了不想讓父親從她身上看到母親的影子而感傷所刻意剪的短髮。他一度以為她哭了,以為她已經承受不來了,卻驚覺她自始至終都面帶微笑,那不是為了藏起眼淚的表情,而是真心的笑意,在夕陽的餘暉中更添暖意,彷彿心頭許多的束縛在頃刻間得到了解脫。

  「他是為了我才活到現在的。」雲雀櫻的指頭穿過髮間,按住了耳際上被風撩起的黑髮,「就算剩下來的時光已被悲傷浸染,他還是努力活下來了。」

  在她的眼中,父親就如同夕陽般在生命的盡頭用力發亮,最後無聲無色地消失於水平線,但又為天空留下最絢麗的色澤,為她人生旅途上添上最燦爛奪目的一幕,讓那片溫柔的雲彩,成為她生命中最美麗的景緻。

  「只為了成就我一生的幸福和快樂,為了確定我能擁有他親手所培育的未來。」

  雲雀櫻把她肩膀上的手輕輕拉下,繼而用自己的兩手圈住。
  凝視六道幻的雙眸溢出了深情,他彷彿在她堅定溫柔的瞳仁裡瞧見雲雀恭彌,瞧見那個教會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護好至愛的男人,把自己最珍愛的女兒的未來從此託付給他。


06.


  有一天妳會長大,成為大人,然後走向與我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
   那麼在這以前,就讓我一直待在妳的身邊,陪伴妳成長。』



  微風拂面,父親的嗓音在風裡從她耳邊輕輕略過,她感覺到父親依然在她身旁,牢牢地握住她當時稚小的手,與她漫步在撒滿殘陽的小徑上,把他對她的愛從手心一直傳遞到她心間,溫暖了她的一生。

 

 

 

x終

 

 

 





後記:

20120111

跳躍性的片段沒甚麼故事性可言(巴),當中也沒甚麼細膩的情節描寫(飛踢),因為我只是想要寫這幾個片段所以生出這篇文章(踹死)
 
「即使要被悲傷浸染,也要成就妳一生的幸福和快樂。」
這故事就是從這兩句話突然從我腦中鑽出來而跟著衍生而來的
好喜歡恭彌為了女兒苟延殘喘(不對)這種悲傷感(喂)
總之把妻女放在第一位的恭彌萬歲(撒花)

只是現在看回去就在想為甚麼當時會寫出這麼揪心的文章,
中間粗體的那段文字,在幾年後體會更深了。

妮歌
20150411

 

#一平
#雲雀恭彌
#雲平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子世代
#小櫻
#小幻
#幻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