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骸髑
#骸
#庫洛姆
#小純
#小櫻
#fairytale
#妖精的尾巴
#妖尾同人
#子世代
#亞連
#家庭教師殺手
#家教同人
#家教同人
#雲平
#雲雀恭彌
#一平
#camellia
#dgrayman
#驅魔少年
#拉亞

【K.H.R. x 綱京】Be with you

 


  好不容易才把胃裡可以吐出來的東西都清得七七八八,好不容易才能抵擋住胃酸翻騰的不適感,也好不容易才叫自己忍受住從喉嚨至口腔內漫延開來的酸澀甘苦,笹川京子吐出嘴巴裡的水,拎起毛巾擦拭著唇瓣與下巴,從鏡子裡頭卻依然能瞧見面無人色的自己。

  「好點了嗎?」

  耳邊忽然響起了澤田綱吉擔憂的聲音,漸漸他的身影清晰地倒映在鏡子上,似乎他在她嘔吐的時候就已經進來了,她朝鏡子中的他一笑,搖頭表示沒事,但蒼白的臉色還是出賣了她。

  「抱歉,我應該忍耐……」

  澤田綱吉懊惱地耷拉著腦袋,悔疚的樣子令人完全聯想不到他就是那個叱吒風雲、隻手遮天、自信滿滿的黑手黨首領。他佇在原地再也不敢踏出半步,深怕再縮短距離會再度引來她的不適,注意到這點的笹川京子再次搖搖頭說不,努力打起精神不欲他再責怪自己。
  她率先走近了他,強忍空氣中突兀的氣味,以及胃液躍動亂竄的不舒服,她輕輕勾住了他的腰。

  「我想泡個澡,綱要一起嗎?」
  「……可以嗎?」他反詰。
  「我想跟你一起泡呢。」

  澤田綱吉看得出她的笑容其實夾雜些許的勉強,但還是順了她的意思陪著她泡澡,浴缸放滿水的時候他先坐了進去,然後扶著她的手臂和腰讓她背向他坐到自己身前。
  他本來想要伸手環抱住她,但在最後一刻記起什麼因此打住,還故意往後挪開了點,讓兩人的身體之間巧妙地留有一絲隙縫。接著他閉起雙目,把頭往後一仰,臉頰緩緩地升溫,他似乎感受到浴室內縈繞迴盪的蒸氣湧到他的臉上,有點濕、有點悶,卻又淨化了他一身的疲憊,直到一陣濃烈的香味突然撲向他的鼻間,他才睜開眸子看著身前的背影。

  「精油好像加得有點多了,京子?」

  笹川京子聽到他的話背脊一僵,爾後半回過身來露出尷尬的微笑,一邊說著抱歉一邊又想把精油瓶蓋好,慌慌張張的她卻差點把手中的瓶子整個掉到水裡,還好他眼明手快地接住,這時他發現裡頭的精油已所剩無幾,也就隨意地擱在缸邊。
  此時她又對他道歉,解釋她只是一時的失神,並不是故意的。

  「……就算增加再多的香味,我身上的血腥味還是沖不掉的。」

  他很殘酷地對她道出事實,他的話令她的身體再次僵直,瞳孔收縮的同時眼裡流露出驚惶之色,他傾身摟住了她,即使明知道他的擁抱只會為她帶來顫慄,他還是貪婪地想要觸碰她,偷偷汲取她能平復他情緒的體溫。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嗅覺對於某種氣味麻木了,或許那是自欺欺人的一種表現,但他的確已經聞不到自己每次殺人後身上沾有的血腥味。
  第一次上膛扣板機是當上首領後一個月不到的事情,被他奪去性命的人的血濺在他白色的襯衫上,開出一朵冶豔的紅花。事後他換下了衣裳,一如往常地工作,彷彿任何事都沒發生過,只隱隱覺得時間被拖慢了,周圍的人事物被定格了,他說不出自己有什麼改變,但就是意識到他再也不是過往的自己,澤田綱吉不再是過去的澤田綱吉。

  笹川京子的世界向來很簡單:快樂與傷悲、正確與錯誤、喜歡與討厭,一個黑白分明的世界。只要是她相信的人所說的話,她不會有一分的猜度而只有百分之兩百的信任。
  她生活的重心圍繞著她的父母與兄長,就像是她一直以來的信念般簡單清晰,直到有個叫澤田綱吉的人貿然闖進她的生命,她才知道原來黑色與白色之間還有一種名為「灰」的色彩。

  澤田綱吉說過她的情感很單純,像是一株沒有分支的植物,要是她一直待在他的身邊,她的感情世界會衍生出很多多餘的枝葉,慢慢地變得繁雜,慢慢地變得霸道,她會成了一個連她自己也想像不出來的笹川京子,既骯髒又醜陋。
  所以才會在他準備離開日本前往義大利時對她提出分手的要求。

  『為什麼阿綱不像雲雀學長待一平那樣對我強勢點呢?』她問他。
  如果他那樣開口的話,她就會依著他的意願,放棄自己的家人與故鄉,追隨他到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國度,她從許久以前開始就知道自己喜歡他,儘管不像小春般表現得強烈,但她自問愛他的心情別人還是顯然易見的。

  『那麼我可以等你嗎?』她又問他。
  她從他的眸裡看到了愕然,應該是澄明的目光滲雜了一絲的濁色,棕褐的瞳仁在恍惚間變得黯淡灰白,他半句話都沒有說,也沒有任何的表示,但她從他的神情裡得到了最狠心的答案,他連等待的權利也不打算留給她。

  『那個世界太過殘酷了,總有一天妳會受不了,妳會崩潰的,我不想看到那樣的妳。』
  良久,他在她落下淚水的瞬間如此道,她從來也不是個聰慧的女孩,花總說她很天然,可是她不懂她的意思,是指她很天真嗎?有人說天真與愚昧只是一線之差,那麼聽不明白他說話的她是否相當笨拙?她最後選擇了不再深究,只是緊握了自己的拳頭一下,使勁地撲進他的懷裡,用力地抱住了他。
  她還是選擇了有他的人生,而他也妥協讓她參與他的未來,儘管很多時候他都認為當時的決定是個錯誤。

  「要是那時候我沒有心軟,也許妳會好過點吧。」

  澤田綱吉從來都不欲笹川京子知曉這個世界有多麼的醜陋,但共同生活以後他知道她不可能永遠都是一張純潔的白紙,她慢慢地明瞭到其實不管是善還是惡都與黑暗脫離不了關係,而他們都淪為了這俗世中污穢的一份子,逐步把世界推向滅亡。

  每一次他褫奪了他人生存的權利後,心思細膩敏銳的她都會察覺到他身上染上了不屬於他的斑駁血跡,那些腥味總是洗不走也去不掉,因為都從他的雙手滲入了他的肌膚,銘刻在他的血脈裡。
  而這些時候,只要他稍微接近她,她就會反胃嘔吐,身體打從心底地抗拒著他,抗拒他這個滿身罪孽的人。她一次又一次地說著不要緊,總有一天她會習慣;他一次又一次地怪責自己,沒有一天不心疼如此的她。很多次他都想要讓她走,但卻又放不開她,他要她背叛自己的信念、自己的堅持,還有自己的道德價值觀,他自私地留住了她,把她拉到自己置身的地獄,讓她也披上相同的紅衣。
  他是大空,但他終究沒能為她撐起一方的晴空。
  
  「妳不該為我丟棄這麼多的,京子。」

  笹川京子不發一言地聆聽澤田綱吉的話,靜靜地、靜靜地,她感覺到他在顫抖,也聽到他噗通噗通、緊張不已的心跳聲,從以前他就是這樣,明明在害怕在惶恐了,但為了不讓身邊的人擔心,他總是把自己的負面情緒收起來,意圖把自己的不安埋在黃土下,不讓別人發現。
  她一直都知道這片包容所有的大空比一切都還要脆弱還要不堪一擊,正因為如此她才更離不開他,他向來把她視為最後的支柱,她無法想像天空在失去支撐後崩塌的模樣,多麼令人心疼。
  
  她抬手抓住緊圈著她的臂膀,在他沒有預料到以前狠狠地咬下去,她感覺到他的手微微拉扯了一下,喉嚨也發出了一聲短暫的悶哼,只是他沒有縮回手臂,任她持續地啃咬著,直到鼻間傳來一陣鐵鏽味,他才忍著痛楚輕輕喚了她的名字,語氣中是滿瀉的愛憐。然而,終於鬆開了牙齒的她並沒有馬上回應他,腥臭的味道從唇舌間開始綿延,衝擊著她的感官,她的胃又開始抽搐了,如他長久以來看她的眼神一樣弄疼了她,時而像粗糙的麻繩擰緊了她,時而像密密麻麻的幼針刺痛了她。
  她伸出舌尖緩緩舐著他的傷口,不管他的阻止,她吻著、啜著、舔著,一點一點地把那流淌出來的血液吸去。他肩負的已經太多了,如果這些都是他的罪孽,那麼就讓她毫無保留地為他承擔,至少讓他每晚入睡時不用再緊皺著那原本該笑的眉頭。

  「要是沒有你,我也不過是從這個地獄走到另一個地獄罷了。」

  一滴濃稠的血忽然從手臂滑落,暈開在那清澈的水面。
  ──綻放成豔麗的血花。

 

 

 

x終

 

 

 


後記:

20120518
黑文真的好難駕馭,只是意外地部下丁小影說喜歡這風格。
其實本來想加點R18但甚麼都沒寫就到ENDING了哈哈

這樣的京子其實比天然呆更有魅力。

妮歌
20150409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京子
#綱吉
#綱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