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27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K.H.R. x 雲平】Remember to say goodbye



  他又夢見了那天她的背影消失於他視線的景象。

  深夜,佛羅倫斯機場的人寥寥無幾,她在機場的禁區前與安排她離去的澤田綱吉道別,愛多管閒事的澤田綱吉還特意告訴他她起行的時間,她故意選擇在午夜時分的班機,為的就是她離開義大利的時候不用面對太多的依依不捨。
  他從他們的對話裡頭得悉她已經聯絡上她的師父,她無意再回到日本,也未知會到世界哪個角落飄泊,只確定此後她會再次與她的師父一起生活,尋回昔日那些應該是純真淡泊的日子。當時的他靜悄悄地佇立在一根圓柱後,是一段他認為最適合他和她之間的距離,一段他自以為彼此能隨時抽身告別的距離。

  『不跟雲雀學長說再見嗎?』
  『……不用了,因為,已經不會再見了。』

  雲雀恭彌已經數不清他作了多少次這個相同的夢。
  可能的話,他也希望這只是一場虛幻的夢,一夢結束,她依然在他身邊,她依舊對他微笑,即便是對他怒吼也好,但可悲的是這些全部都是事實,這一切都曾經確切地發生過,成為了他們之間無法改變或倒流的過去,而他必須在這永不終結的歷史長河裡,獨對餘生。

  有時候,他會不期然地回想起那自以為成熟卻是屬於青澀的年代,伴隨記憶而來的,是她緊緊縈迴的影子,看似脆弱的,其實是堅強的背影,為他乏味的日子添上了璀璨的色彩,也為他黯淡的人生點起了亮光。
  回憶中的她總是笑得很美,比白色山茶花還要美,所以他才不願意用他手上的鮮血去把她玷污,令她變成豔麗卻沒了笑顏的紅色山茶花。然而她還是在生命中本應最繽紛的年月裡枯萎,因為他而逐漸衰竭,她的人生就如花兒般用力地盛開,再用力地凋零,最後落在無人知曉的角落。

  『你不是不愛,你是不敢愛。雲雀恭彌,你真的是個懦夫。』

  她的指責聲聲入耳,從前他一直以為她的嗓音是溫婉的、是輕柔的,沒有料到她在憤怒悲傷時也能發出這種接近咆哮的聲音,卻又卑微地乞求他讓她愛他,並且要他承認,他愛她。
  他沒有讓她知道,當年她送他的巧克力,其實他都有細細品嚐;他更沒有告訴她,就連盒子上的絲帶,他至今仍珍而重之地收藏著。在她離去以後,在她離開這個世界以後,在他真正失去她以後,他才明白她純粹而強烈的情感對他而言有多彌足珍貴,他終於察覺到她才是他此生唯一的執著,可是,他早就錯過了跟她說一聲再見的機會。

  失去了她如影隨形的目光,他成了沒有根的旅人。

  天空是再也沒有一片白雲的灰濛,頭頂是再也沒有小鳥歌唱的寂寥,他一個人坐在那年與她並肩走過的公園,凜冽的冷風吹蕩,如刺般扎進他心坎,他想起他曾經在雨中揹著她的午後,想起他曾經懼怕過她的執拗,想起他曾經喜歡過她的事實。
  那些應該屬於年代久遠的片段無時無刻鮮明地佔據他的思緒,殘忍地揪痛他的思憶,如今他終於不得不坦承,其實他是想要跟她共渡餘生的。

  要是那時候有跟妳說再見,那就好了。

  闔上眼,他彷彿又望見了她的容顏,回憶中清香的笑靨。
  在這裡,在那裡。

  「恭彌。」

  ──在夢裡。

 

 

 

x終

 

 

 


後記:

20120618
雖然是修改後轉貼回來,但看到日期還是想跟我親愛的部下說生日快樂。

這是合本文《Decades》番外《How  much I  love you》的後續,時間上來說應該是十幾二十年後吧
也是一開始設定恭彌要孤獨終老的結局

只能說,這標題是我最近心情的寫照。
好想好想,找回那時候的自己。



說了再見,是一定再見,還是再也不見?
或許,真的該是時候說再見了吧。


妮歌
20150408

 

 

 

#一平
#雲雀恭彌
#雲平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