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骸髑
#骸
#庫洛姆
#小純
#小櫻
#fairytale
#妖精的尾巴
#妖尾同人
#子世代
#亞連
#家庭教師殺手
#家教同人
#家教同人
#雲平
#雲雀恭彌
#一平
#camellia
#dgrayman
#驅魔少年
#拉亞

【K.H.R. x 雲平】How much I love you



  很多時候,他總是會那麼不經意就想起她。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一個關於他和她的故事。

  從懵懵懂懂的孩童長大成清純可人的少女,一直到她變成一個成熟美麗的女人,這樣傻傻的女孩愛慕著那無情的男人二十年, 用她明亮清澈的目光緊緊跟隨他冷冷的背影,拼命地追趕、用力地吶喊,說她愛他,很愛很愛他。

  『你有愛過我嗎?』

  她曾經這樣問他,眼角含著的淚花很快變成娟秀的溪流滑了下來,堵在他的心房,無聲無色地化成了針尖,刺痛了他的胸口,麻痺了他的情感。
  他記得他在她的悲傷裡選擇了逃避,並且在她離去的那天遠遠目送她,也許只要他踏出一步便是咫尺,然而他還是堅持當初天涯的距離。他知道那樣的決定對她最好,所以他佇立在她望不見他的平行線,用唯一的時間注視他們生命最後的交集。
  其實他並不想記住她落寞的樣子,可是當天她在轉身走進禁區以前的表情,卻如此深刻地烙印在他的腦海。他以為他能夠忘懷,但總是在那麼一個轉角就輕易被勾起──那個破碎的微笑。

  午夜夢迴,她的身影總是無聲無色地竄進他的思緒,像蓬鬆柔和的陽光瀉了下來,覆蓋了他充斥黑暗的夢。有時候是她少女時代的姿態,有時是她成人年代的模樣,就這樣在某個細小的角落蹲著,逗弄落在她腳跟的白色小花,默默無語。
  她仿如蝴蝶一樣,靜靜地停留在某株美麗的花朵上面,每當他想要靠近的時候,受到驚嚇的她也就飛走了,從他的世界裡消失了。漸漸他學會保持沉默,如她般不發一言,安然地佇立一旁,欣賞她微笑的樣子,然後雙唇跟著她劃出自己也沒有察覺到的弧度。
  直到天明睜眼時發現那是一場夢,聆聽著零零星星地打在窗門上的雨滴聲,他的心頭會變得空蕩蕩,似是破了一個永遠也填不回的洞,倍感唏噓。

  以旁觀者身份幾乎全程參與的澤田綱吉對事情的一切相當清楚,只是雙方都沒有明說,也就這樣擱在心底不去拆穿,誰都不願意再去道出那個帶著一身滄桑離開的女孩的名字,害怕回憶中的她再度添上了傷悲,揪痛了她的殘影。
  欲蓋彌彰,愈是想要隱瞞住那所謂的真實就愈是顯而易見,其實他明白,只是不想讓自己有機會在那莫名的情感裡遇溺。

  後來他才發現那是他的記憶深處,而他把她永恆地收藏於那個不為人知的角落,偷偷緬懷。
  他不清楚思念有沒有形狀,但他想思念應該是有重量的,像悔疚一樣沉甸甸地壓著他的胸口,盤據不散,不然此刻的他怎麼會如此難以呼吸呢?


  吶,如果我希望妳也像我般想念遠方的妳,那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


  雲雀恭彌忽然記起原來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回到並盛。

  記憶中的並盛充滿暖意,他喜歡在並中空無一人的頂樓,躺在他專屬的位置欣賞那細緻的藍天和純粹的白雲,陽光大片大片地掉落在他身上,微風一絲一絲地拂過他的黑髮,時間悄悄地溜走,然後消失於彼岸,渲染出一方彩霞。
  他總是那樣居高臨下地獨佔並盛的美,在許多年前。

  在這個曾經與她相遇的城市,與她的時光突然變得清晰,她身上的婉約氣息撲鼻而來,一瞬間就侵佔了他的感官,思緒被搗碎得一片模糊,朦朧恍惚中只有她的影像浮現出來,是那天她淒然回眸的臉龐,映在他心房殘月般的缺口。
  他的心就這樣被擰住了,像是被惡毒的荊棘緊纏著,找不到一絲的空隙,他毫不留情地扯斷荊棘,卻發現最後他在自己的掌心留下了成千上萬的針刺。他一根一根地拔下,肌膚與骨髓也隨即鮮血淋漓,好像那些他仍然珍視的時光被強行從他身上剝離,很疼、很疼,從未有過的疼痛使他氣喘噓噓,臉頰也不停落下驚慌的汗水,他竟然連握住的力氣都失去了。

  『恭彌。』

  她在他的夢裡第一次喊他的名字,輕輕地、軟軟地,與思憶中的溫柔無異,是他一直以來懷念的嗓音,就這樣輕易掀開他的心瓣,敲響他心底最柔弱的地方。
  沒料,下一秒她就轉身離去,光明隨著她的步伐漸漸遠去,他想要開口,想要讓她停下來繼續照耀他的世界,然而當他張開嘴巴那的一剎那,他發現自己失去了呼喚的能力,卡在喉嚨的只有乾澀,他連一個基本的單音節也無法發出,用盡全身的力氣也沒能如願。然後他害怕了,腳跟的影子愈發墨黑,似是要化作惡龍的巨爪緊緊抓住他不放。
  被黑暗吞噬的他初次嘗到恐懼的心情,他發慌般奔跑,一邊逃離身後的追捕,一邊追逐她的背影,可是不管他跑得多快,他仍然無法趕上她,她總是在他伸手也無法觸碰到的地方,巧妙地保持著一段他看得見卻又不能捉住的距離。

  『回去吧,這裡並不屬於妳。』

  好些年前她被他逼得歇斯底里的那天,她抓著他的衣襟聲嘶力竭,可是他仍然讓她回去她該回去的地方,只因為他說他們沒有在一起的理由。
  那麼,他該回去的地方又在哪裡呢?

  憤怒湧遍他的全身,他吼叫了一聲要她停下來,他以為自己終於能夠話語了,但當她回身走來時,他又變回啞巴了。他在心底拚命吶喊,叫沒用的自己趕快說話,不然她又要離棄他,丟下他一人了。可是不管他怎樣對自己的腦袋下命令,他的嘴巴就是不跟隨他的指示運作,他徬徨了、顫慄了,沉實的瞳孔溢出了倉皇之色,無助令他闔起了兩眼與自己心底的驚慌掙扎對抗。
  豈料,她在這刻卻毫不猶豫地牽上了他那傷痕累累的雙手,儘管骯髒的鮮血吞噬了她的身影,但她還是牢牢地握住他的手沒有放開,他的臉孔確確切切地倒映在她斑駁的眼眸深處,他忽然不再恐懼了,不再顫抖了,只感覺到她的溫暖從掌心一直傳遞到他的心坎。



  我其實什麼都明白,只是怎麼也捨不得放手。


  #


  「一平就在這裡,在這個國家、這個城市,這個她最依戀的地方。」

  眼前的人不是草食動物,不會一臉難過地看著自己;他不是跳馬,不會惋惜地問自己這樣是否真的是他想要的結果;他不是乳牛裝小鬼,不會生氣地對自己揮拳。
  他是風,那個教會了女孩一身武功的師父,那個把棄嬰的她撿回家照料撫養的養父,她曾經形容為溫柔到了極致的一個男人,所以他不會對自己動怒,也不會怨恨自己。雲雀恭彌明明很清楚,卻希望他能怪責自己,至少看自己的時候,別帶著那個會令自己想起她心碎表情的微笑。
  他聽著那個名為風的男人娓娓道來她離開他以後的生活,沒有腥風血雨,也沒有愛恨情仇,是他真心期盼她可以擁有的平凡日子,點點滴滴都是幸福的時間。

  「我問她如果生命重來,她會不會作一樣的選擇,她卻告訴我,這個世界沒有如果。」

  那男人的臉上又掛起了笑靨,雲雀恭彌忽然可以刻劃出自己揚唇的模樣,還能幻想出那嘴角苦澀的味道。
  依稀記得她說過,他的樣子和她的師父很相似,不過感覺卻很不一樣,那時候他沒有太過注意,畢竟他和她師父的接觸幾乎是零。直到那男人出現在他面前,一邊訴說她往事的同時一邊淡淡地笑著,他才知道她那軟得像棉花的笑容是遺傳自誰,就連唇邊那濃得化不開的鬱抑都是如此的熟悉。其實與這男人真正相像的人不是自己,只是她沒有發現而已。
  他把寂寞帶給了她,而她又把一身的落寞留給她最敬愛的人了嗎?

  「這是,最後的了。」

  他的瞳孔放大再放大,頃刻間他忘記了呼吸也忘記了眨眼,光與影之間她的臉容就這樣在腦海裡浮現出來,她的眸子、她的聲音,還有她的笑顏,曾經以為終有一天會隨著光陰消失於歷史的片段,匯聚成影像那樣清晰,猶如沒有色彩的黑白影片逐格播放,他的思念緊隨記憶傾瀉,曾經戰戰兢兢地珍惜著的回憶瞬間被抽空,最後支離破碎。
  他用自己的左手圈著右手腕,只有這樣他才能勉強伸手去拾起那男人珍而重之地放在地上的透明玻璃瓶,他把那小小的瓶子緊緊地包裹在手心再拿到唇邊。他想起了那個夢,如置身於夢境時大口大口地喘氣,許多曾經想要化作言語來傳達給她的心情,隨著他熾熱的呼吸而被融化,她對他執拗得成了倔強,然而她純粹的愛都被他一一抹殺,當年自以為的溫柔原來不過是殘忍。

  手心在倏間發出了清脆的響聲,鼻子聞到了腥臭,鮮艷的液體滴滴答答地落下,瓶子的殘骸碎在他攤開的手掌,劃痛了他的黑眸,當他望見那灰白的粉末與血液交錯在他掌心的紋理,如同與他生命裡被埋葬凍結的時間重疊交織時,他想起他第一次吻她就是在這個季節,那時候的她羞紅著臉不懂反應,只是傻傻地呆望他,像顆剛熟的果實。
  可是那段回憶早就失落於這個沒有她的城市,宛如那最後被秋風無情地吹散的灰燼,那麼荒涼、那麼冷清。他彷彿又聽見了她喚他時的聲線,輕輕的、柔柔的,是春雨般溫柔的嗓音,小心翼翼地披散在他的心房,但她的身影卻已經永永遠遠消失於他時光的彼岸。


  「那傻丫頭說,就算時光倒流,也願意這樣再愛你一次。」


  他好像又在夢裡看見了她。
  看到她聽到他說,其實他很愛很愛她時微笑的樣子。

 

 

 

x終

 

 

 





後記:

20111016
這篇是我的雲平文裡其中一篇最喜歡的短篇,三年前雲平合本的番外。
難得地在情感上有比較深刻的描寫,帶著濃濃的後悔和哀傷的一篇文章。

當時不敢愛的恭彌,你後悔了嗎?

妮歌
20140807

 
#一平
#雲雀恭彌
#雲平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