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Keep on Dreaming。
關於部落格
我想成為海豚。
即使在迷濛的雨中,也找到自己的方向。
  • 34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熱門標籤
#骸髑
#骸
#庫洛姆
#小純
#小櫻
#fairytale
#妖精的尾巴
#妖尾同人
#子世代
#亞連
#家庭教師殺手
#家教同人
#家教同人
#雲平
#雲雀恭彌
#一平
#camellia
#dgrayman
#驅魔少年
#拉亞

【K.H.R. x 雲平】Camellia I



01.


  女孩身穿純白色的吊帶絲絹連身睡裙,獨個兒躺在別墅陽台上的太陽椅,左腳微微弓起的她讓本來就只及膝的裙子再往上翻了點,露出跟肩膀小腿同樣白晢的大腿,畫面多性感就有多性感、多嫵媚就有多嫵媚,但卻跟她臉上的淨澈形成強烈的對比。
  黑眸不曾集中的視線說明她沒有在欣賞面前無邊無際的海景,手中拿著一杯香醇的紅酒,輕輕晃了晃,再把液體送進嘴裡,一些被排斥在外的沿著嘴角流到下巴,她卻沒有伸手去拭掉。

  「我記得我有說過不喜歡妳喝酒。」

  低沉的視線讓她從發呆中回過神來,沒有回頭,但她也知道是誰,因為能進來這裡的人,除了自己便只有他,這個連聲音跟外貌都充滿高傲、充滿危險氣息的男人──雲雀恭彌。

  「半瓶而已。」淡淡地說。

  在她想要把酒杯放到身旁的小桌子上時,他卻比她快一步從她手上接過來,放回去的同時坐到她身旁,彎腰,在那緩緩往下流的酒紅色液體玷污她身穿的白色裙子前,先下手為強似的伸出舌頭舔去,並毫不客氣地在她的鎖骨位置啃咬細吮。
  她沒有阻止,也不能阻止,因為她是屬於他的,所以她只是閉上眼任他予取予求。

  「你該不會告訴我,你想在這裡做吧?」

  在發現他的吻愈往下移時,她睜開眸子,低頭輕聲問他。
  只見他從她的乳溝抬頭,魅惑的鳳眼狡黠地盯著她,「反正不會有人看到,妳有意見?」
  「我只是發現你……唔!」她的話還沒說到一半,他的大手忽然霸道地握上她的雙峰並緊緊捏住,肆意改變了它們的形狀,叫她不禁吐出一口嚶嚀。「你、真的……任何地方、任何時間都能做。」
  「這樣才有新鮮感。」隔著貼薄的衣衫,他伸出舌頭逗弄著她胸前的蕊,他知道她在家裡沒有穿內衣的習慣,這也省卻了他的麻煩。他的挑逗很快惹來了她身體的反應,被沾濕了的地方變得透亮,很快勾勒出細緻的線條。「而且,妳很喜歡,不是嗎?」他語帶雙關地說。
  「你知道我一向對客人都很尊重的。」主動拱起身子,玉臂勾住他的脖子,因為酒精而變得通紅的臉頰湊上去,吻住了他的雙唇。「更何況,你是我的客人,也是我的老闆。」

  滿意於她的表現,他奪回主導權,加深了這個吻。兩手也沒有空閑下來,沿著她曼妙的線條來到她的下半身,不費吹灰之力抬起她的臀部並把裙子往上推,當指頭接觸到那跟預期中不一樣的感覺時,眉頭不自覺皺了一下。
  大概是知道他在想些甚麼,她輕輕推開他,微喘著氣的她揚起得意的笑容,「有時候幫女人脫衣服也是一種情趣,你喜歡新鮮感,不是嗎?」
  她模仿他方才說話的口吻沒有讓他覺得惱怒,而且看到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叫他的雙唇往上拉開了帥氣的孤度──他喜歡會這樣跟他作對的她。

  隔著那顯然是高級絲織品的黑色蕾絲內褲,食指與中指輕輕按摩,不時在她敏感的位置打轉,引起她身體更多的愉悅與渴求,再化成從嘴裡吐出的呻吟。當他故意把指頭伸進她的身體時,她抓著他肩膀的手本能地抓緊,但因為阻力而不能再往前推使她發出不滿的抗議。

  「別玩了。」
  「如妳所願。」

  內褲兩邊的蝴蝶結不知甚麼時候被解下,然後炙熱抵住她的禁地,一下子頂到最深,還沒來得及出口的一聲嬌吟,在他強迫她的雙腿纏上他的腰時化成了連綿不絕的喘聲。


02.


    「最近很忙?」

  寬敞得足以容納五六個人的浴池裡,一平坐在雲雀恭彌的雙腿間,側身靠在他的胸膛上,高舉的左手臂輕輕撩撥著他微濕的髮絲,她喜歡他這個樣子,看起來的感覺柔和了不少,而且把他獨有的男性魅力散發出來。
  他沒有睜開眼,任她繼續碰觸自己,但還是點了點頭,回答她的問題。

  「可別讓我太空閒哦,BOSS。」玩弄得正高興的小手從黑髮轉移到他胸前的起,指尖揉了揉後更輕輕拉扯著。
  這時他打開眸子抓住了她的手腕,「別得寸進尺了,除非妳想我在這裡要了妳。」
  她卻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可以啊,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那彷彿對任何事情也不在乎的表情,跟他第一次遇見她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


  「雲雀先生,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就按合約上的去做吧。」

  那次是為了公事才會去那個叫「月殿」的地方的。
  其實他一點也不喜歡這種地方,先別說那些像是八輩子沒有看過女人的男人,臉上總是帶著色迷迷的表情讓他倒胃口,光是看到這裡趨炎附勢的女人就讓他覺得厭惡非常。要不是這次的面談涉及廳大的資金與整個企業的發展,他本人根本不會親自出席。
  既然合約簽定了,當下的他只想離開,馬上。

  「那接下來,請雲雀先生好好享受我們為您安排的節目。」
  他本來以為他會馬上翻臉走人的,然而,他留下來了,在他看到那抹身影後,「出去。」

  聽到他簡短的音節,所有人都瞪大了充滿驚愕的眼睛,似是無法理解他話裡的意思。直到發現他用獵人發現獵物般的銳利眼神,凝著那剛踏進來的人,再笨的人也能馬上意會過來,機警地退場,留下了四目依然在對峙的兩人。

  「過來。」

  他君王般對面前的人下命令,那擁有宛如火焰般長長紅髮的人,翩然走來,帶著一雙妖異且彷彿能滴出血般的紅眸,不管他身上散發的危險氣息,大膽地跨坐到他身上。
  暴露在空氣中的纖纖玉臂,有如藤蔓般纏繞上他的脖子,拉近了兩人的距離,那雙紅瞳緊緊盯著他,嘴角漾開的是跟那邪妖的妝容一樣魅人的笑意,像是在對他施展妖術。

  「名字?」
  「妖姬,外號──妖花。」

  任那鮮艷卻不會顯得俗氣的唇瓣貼上自己的雙唇,他第一次不抗拒別的女人主動碰觸自己。輕印上一吻後,她稍稍分開,不知從哪掏出了一條紅色絲巾,覆上他的臉頰,繼而伸出舌尖像是貓兒般一處不留地舔著他兩片細薄好看的唇瓣。
  儘管不甘處於被動的姿態,但他卻因為對她產生了興趣,好奇她下一步會怎麼走而沒有作任何的舉動。察覺到她的舌頭想要闖入他的嘴裡,他順從地微啟雙唇,讓她能順利地進入。隔著那透薄的絲巾,還是能感受到彼此的軟熱,且毫不客氣地展開交纏。當發現她想要推開他時,始終置在身側的兩手這時爬上她的腰枝,略施力便讓她動彈不得,直到確定她已到達極限才放開她。
  扯開沾滿了兩人唾液的絲巾並把它扔到一旁,這次他主動索求她的吻,比起方才她若即若離的有過之而無不及,熱情足以把房裡的冷空氣全都蒸發。

  「這麼快……」微喘著氣的她輕輕開口,她得承認她很久沒有遇過這麼有氣勢的男人,「就有反應了?」在他的按壓下,她的身體早就完全坐到他身上,緊貼著彼此。
  他冷笑了一聲,不置可否,「妳應該覺得很榮幸,我的身體很久沒有過這麼大的反應。」
  因為坐下來而得仰望他的她,細白的手撫上他俊逸的臉,「好歹我也是「月殿」的花魁,沒這點能耐又怎麼可以呢?」
  「所以這是妳向來誘惑男人的手段?」大手粗暴地扯開了披在她身上的薄紗,似是在宣洩他莫名的不滿,本來就若隱若現的雙肩與鎖骨此刻無所遁形。
  「不是哦。」自覺地拉住他的大手往身後的拉鍊移去,臉上依舊笑得隨意,「平常,通常都是男人先跪拜在我裙下的。這可是我第一次,一來就這麼主動。」
  「那我該感謝妳,還是對妳的表現另眼相看?」

  他先解開了安全扣,熟稔地拉下了三份之一的拉鍊,沒有遮掩的美麗馬上彈跳出來。
  逕自勾下他的脖子,小腿微微用力撐起,同時弓起身體送到他嘴裡,他張口含住花蕊,炙熱的觸感讓她滿足地吐了口氣,另一隻原本在他頰上的手往他的身體探索,隔著衣衫撫摸他精健的身體,直到在他隆起的地方才停了下來,溫柔地摩娑,意圖引起他更大的反應。

  「你的身體很心急呢,客人。」
  挑逗她身體的手口同時停了下來,用力拉住她的手臂,猛地把她摔到沙發上,半點憐香惜玉也沒有。
  「恭彌,雲雀恭彌。」沒有理會她的身體是否準備好,他不留情地進入她的身體,隨即進行猛烈的抽插。

  「給我記住這個名字,因為──
   妳以後的生命只能為他盛放。」


03.


  她後來沒有去探究過他是用甚麼手段把她贖走的。
  擁有天價身份的她所身處的「月殿」被黑白兩道所支配,別說是贖走她,光是買下她一晚的價錢就十分嚇人。
  但憑這一直以來的觀察,以他的身份、地位與勢力,對他來說大概也沒甚麼是不可能的吧?他是人所共知的商界鉅子,所擁有的是富可敵國的財富,身上流有的血,更是自明治時期就崛起的名門望族,雖說他從沒利用過家族的威名或是財產,但別人聽見「雲雀」的時候,還是會不期然多了幾分畏懼與敬重,社會上更謠傳他跟黑道的高層有密切的交往。

  不過,這都是傳言罷了。
  真正的他是個怎樣的人,他沒有說,她也沒有去問。反正,他跟她的關係,不過是買下她的老闆與被賣出去的貨品,貨品不會向買它的主人詢問要如何處置它。

  「妳瘦了。」他撫著她的臉頰,儘管擔心沒有浮現出來,但從聲音裡還是多多少少聽到了點。
  「……」因為他的話而愣了愣,「因為恭彌都沒有餵飽我啊。」兩秒後她故意對他開玩笑,想要化解他漸漸聚在眉頭的憂慮。
  捏住她的下巴,「妳就不能說點跟這臉相符的話?」
  「抱歉。」完全沒有歉疚的口吻,外加輕快的笑容,「你知道的,這麼多年的習慣,很難改過來嘛。」
  「最近胃口不好?」他又回到這個話題。
  「嗯,算是吧。」她把垂下來的一小撮髮絲勾到耳後,「反正一個人,吃不吃都不重要。」
  「妳話中有話。」
  「你想多了。」

  她揚起一個毫無說服力的笑容,兩手掬水再灑落到他精健的身上,讓溫水沿著他的軀體回落到浴池裡,週而復始。
  雖然只有那麼短短的一瞬間,但他沒有漏掉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情緒──寂寞

  #

  「不愧是大老闆,名副其實的金屋藏嬌呢!」

  把她從「月殿」接走的那天,他隨即把她帶來這背山面海的別墅,來的時候她就發現,這裡人煙稀少,有的都是別墅,大概都是有錢人渡假的地方吧。
  拉開連接陽台的趟門,煦和的陽光頓時灑下來,視線映出一片耀眼的寶藍。

  「所以,我以後就住在這裡?」
  「不喜歡?」
  「不,很喜歡。」

  一陣微風吹來,混和著海水的味道,使她那長長的紅髮飄盪在空氣中,回頭的她朝他揚起妖冶的笑靨,看著看著,他往她走去。
  兩手一伸,從後把她擄入懷裡,鼻子湊到她的項間。

  「妳的身體,總是有一陣與妳的外表不相符的味道。」
  紅眸瞪大了些許,很快又回復過來,重新掛起先前的笑容,「你的鼻子滿靈呢。」
  他的唇輕輕在她裸露的肌膚摩娑,「甚麼味道?」清清的、淡淡的,不是那濃郁的香水氣味。
  「茶花。」
  「妳喜歡?」肩上的嘴巴轉移到她的耳垂輕輕咬住。
  「嗯,從小就很喜歡。」她推開了他,轉身面向他。「你不喜歡?」
  「不會。」五指爬進她的紅髮,往上一撥,髮絲從指間流走。「不過,把頭髮染回黑色,還有,那紅色的隱形眼鏡也不准再戴。」
  「是、是,BOSS。」她揚唇,同時伸手去取下隱形眼鏡,眼瞳倏地變回與他相同的黑實。「可是我有點意外呢,我以為男人都喜歡我那妖豔的樣子。」
  「總有例外。」
  「我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最後一個。」他重新擁上她纖幼的腰。

  「你讓我住在這麼偏遠的地方,是表示我以後不能自由外出?你是想軟禁我,還是怕別人知道我的存在?」指尖輕快地點著他的胸膛,黑眸卻流露出憂鬱的情緒。

  「害怕,像你這樣的大人物包養我這種低賤的女人。

  惱怒的眼神盯著她,「已經超過一個問題了。」
  「哎呀,第一天就惹BOSS生氣了,我還真不是個好員工呢。」
  她滿不在乎的表情,看在他眼裡顯得更刺眼,他勒緊了她的腰。「我說過,如果妳是一朵花,那妳的生命只能為我盛放。」

  ──「妳只能成為我的女人。」

 

 

 

 

x待續

 

 

 


後記:

真的好久沒有碰過文章了,連鮮網也好像真的倒了……

終於放下了某些事情,這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讓我突然又有了執筆的衝動,不過要找回手感還真的是漫漫長路,心血來潮來看看以前的文章好了。

"Camellia"這個故事是六到七年前開始寫的,最後一兩章跟我當時的旅途有關,湊巧今年又重遊了當地,讓我想起了它。想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從頭到尾把它看完,邊看邊修,突然覺得滿耐看的哈哈,真不知當時怎麼會寫出一個這樣悲傷的故事,可是那段總是埋首寫文章的時光真的真的很美好。

聽說家教要出第二部的動畫了,真沒想到有生之年能看到,一直以為不會再製作動畫了,瞬間一直埋在心底的雲平愛又浮現了哈哈,不知道會不會讓自己多一點創作的動力呢?

妮歌
20160805

 

 

 

 

 

 

#camellia
#一平
#雲雀恭彌
#雲平
#家教同人
#家庭教師殺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